舜封泰山禪云云

帝舜四十二年冬天. 霜降之後. 草木仍舊青蔥. 絶不凋萎. 大家以為稀奇. 有人說是草木之妖. 伯禹道. 這不是妖. 是木氣太盛之故. 帝舜聽了. 笑道. 恐怕是應在汝身上呢. 朕德在土. 汝德在木. 剋土的是木. 前年青龍出現. 青色屬木. 連年草木非常暢茂. 亦是木的徵兆. 照這樣看來. 汝可以代朕即位了. 伯禹聽了. 非常惶窘. 稽首固辭. 帝舜亦不再說. 過兩日. 帝舜向群臣道. 古來君王. 治道告成. 總要舉行封禪之禮. 以告成功於天. 如帝譽及先帝各朝. 都是如此的. 朕忝承大寶. 四十餘年. 仰賴先帝的遺烈. 及爾等大小臣工的輔佐. 居然四海又安. 亦可以算為成功了. 朕想舉行一次封禪之禮. 諸臣以為如何. 群臣聽了. 自然無不贊成. 於是由秩宗伯夷籌備一切. 擇定了日期. 率領群臣. 徑到泰山. 所封的是泰山. 所禪的亦是云云. 禮畢之後. 帝舜向群臣道. 朕有私事. 尚想歸去省墓一次. 不免句留多日. 汝等各有職務. 可先歸去罷. 群臣聞言. 紛紛先歸. 帝舜帶了幾個從人. 到諸馮山一帶. 省過了墓. 然後向各處遊覽. 偶然到得一個地方. 名叫嗚條. 「現在山西省安邑縣」愛其山水清幽. 便叫人造了幾間房屋. 就此住下. 不歸蒲坂了. 原來帝舜這個辦法. 就是帝堯作游宮於成陽辦法. 避開都城. 好讓伯禹獨行其志. 省得他有事總有禀白. 可見帝堯帝舜的心腸. 正是一樣的. 那知嗚條地方. 離蒲坂近. 不比成陽離平陽遠. 所以帝舜雖則避居鳴條. 但是伯禹. 遇事仍是要來請示. 帝舜覺得有點失計了. 一日. 伯禹又來覲見. 說道. 據南方諸侯奏報. 有一個怪物出現於崇山. 獸身人面. 乘着兩龍. 他們不知道是何神祇. 因來詣問. 帝舜道. 汝從前號召百神. 誅禽萬怪. 當然能彀知道. 究竟是什麽神怪. 汝猜猜看. 伯禹道. 獸身人面. 乘兩龍的神祇甚多. 不過出現於南方. 當然是祝融了. 帝舜道. 汝看祝融無端而降. 主何徵兆. 於國於民. 有害麽. 伯禹道. 依臣看來. 不過偶然耳. 恐沒有什麽關係. 帝舜道. 那末恐怕亦應在汝身上呢. 祝融是火神. 木盛則生火. 想來亦是汝之德所感召也. 伯禹正要謙謝. 忽見外面遞到一信. 說是有庳國送來的. 帝舜忙接來. 拆開一看. 只見上面寫道. 闊別觚稜. 瞬經十載. 河汾瞻望. 靡日不思. 本擬應循例入朝. 藉修君臣之誼. 亦聯兄弟之情. 不意去歲猝得痼疾. 醫藥罔效. 恐難久延. 伏思弟早歲瞀謬. 屢屢開罪於兄. 承兄推骨肉之愛. 不忍加誅. 仍復分茅胙土. 俾享尊榮. 此德此恩. 高天厚地. 犬馬齒雖盡. 九原之下. 仍當銜感不忘也. 弟年逾期頤. 死亦何恨. 所恨者不能歸正邱首. 併與兄為最後之一面. 殊為耿耿耳. 夥妹聞亦因頓床褥. 衰頹之身. 恐難全愈. 如弟噩耗到日. 千乞勿使聞知. 以增其悲. 而促其生. 併望吾兄. 亦善保玉體. 勿為弟作無益之悲. 則弟雖死之日. 猶生之年. 書不盡意. 帝舜看完之後. 即頓足說道. 朕弟病危. 朕須親往一視之. 伯禹道. 南方道遠. 帝春秋高. 恐不宜於跋涉. 帝舜道. 不打緊. 朕自問尚可支持. 伯禹知道帝舜天性友愛. 一定要去. 無從攔阻. 只好不言. 告辭而去. 這裏帝舜就進內. 分付女英和登北氏. 預備行李. 女英等聞之. 皆大驚. 苦苦勸阻. 帝舜那裏肯聽. 說道. 吾弟病危. 在理應該前往看視. 況且現在祝融降於崇山. 南方之地. 訛言朋興. 三苗之國. 本來是好亂而迷信神道的. 會不會因此而發生變故. 均未可知. 朕雖已將大政. 盡行交給伯禹. 但是於國於民有關係的. 仍當盡其義務. 不敢以付託有人. 而遂一切不管. 所以朕此番出行. 可以說不純屬私情. 還帶一點急公之義. 就是鎮撫南方. 你們趕快給我預備罷. 女英等聽了沒法. 只得督飭宮人去預備. 按下不提. 且說帝舜一個長女. 是嫁給伯益的. 此外還有兩個小女. 一個叫宵明. 一個叫燭光. 都是登北氏所生. 年紀都在二十左右. 聽見說老父要遠行. 亦齊來勸阻. 帝舜歎口氣道. 你們來勸我. 亦見你們的孝心. 但是你們的意思. 不過以我年老. 怕我死在外面就是了. 殊不知人之生死. 是有天命. 要死. 不必一定在路上. 不該死. 不必一定在家裏. 你們放心罷. 二女道. 那末母親等總同去的. 帝舜道. 不必. 不必. 還是朕輕車簡從的前去為是. 大隊人馬. 又費周折了. 宵明道. 那末父親路上無人服事. 怎樣呢. 帝舜道. 不妨事. 朕自有從人可以伺候. 燭光道. 父親帶了兩個女兒去如何. 帝舜忙道. 動不得. 動不得. 汝等豈沒有聽見高辛氏女兒的故事麽. 南方蠻苗. 性質不好. 汝等豈可前往輕試呢. 二女聽了. 不敢復言. 但念父親垂老遠征. 骨肉乖離. 實屬可傷. 姊妹兩個. 只得暗暗共去垂淚. 過了兩日. 行裝辦好. 正要起身. 忽見伯禹帶了百官. 前來勸止. 說道. 現在有苗. 氣勢正高. 心懷叵測. 帝以高年. 豈可往冒此險. 還以慎重為是. 帝舜道. 朕以至誠待人. 想有苗亦不至為難於我.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