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的手法

 

      楚國有一個文人名叫宋玉,寫過一篇〈登徒子好色賦〉。他在楚襄王面前曾經與登徒子爭論誰好色,誰不好色。登徒子對楚襄王說,宋玉長得很漂亮,勸楚王不要讓他到後宮去和妃子們接近。宋玉為了反駁,就向楚襄王說,登徒子非常好色。他的理由是:登徒子妻子長得很醜,頭髮亂蓬蓬的,裂嘴唇,牙齒也沒有幾顆,又是駝背,走起路來東倒西歪。可是登徒子和她感情卻很好,生了五個兒子,足見他好色到了極點。

 

           

      大夫登徒子侍於楚王,短宋玉曰:「玉為人體貌閑麗,口多微辭,又性好色,願王勿與出入後宮。」王以登徒之言問宋玉。玉曰:「體貌閑麗,所受於天也;口多微辭,所學於師也;至於好色,臣無有也。」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說乎?有說則止,無說則退。」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然此女登牆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登徒子則不然。其妻蓬頭攣耳,齞唇歷齒,旁行踽僂,又疥且痔。登徒子悅之,使有五子。王熟察之,誰為好色者矣。」

《昭明文選》

 

 

【今解】

 

      「登徒子」竟成了民間對好色之徒的稱呼,可見宋玉詭辯的迷惑力。

 

      其實宋玉的論證邏輯頗有問題。他說登徒子好色(結論)的理由是登徒子喜歡他醜陋的女人(小前提),那必然要假定喜歡醜陋女人便是好色的大前提。而這個大前提根本站不住腳。由此可見,詭辯雖能迷惑人,但在邏輯上都是有漏洞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