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斤成風 

      莊子為人送葬,恰好經過他老朋友惠施的墳墓。他默立一陣,然後淒然地對身旁的人說:「過去有一位郢都人在自己的鼻尖上抹了一層薄薄的白粉,薄得像蒼蠅翅膀。他對面站著一個名叫匠石的人,揮動一柄鋒利的大斧,大吼一聲,對準郢人的鼻子一陣風似地劈砍過去。白光閃過,薄薄的白粉全被劈盡,而鼻子絲毫未傷。那郢人站著紋風不動,面不改色,宋元君聽說有這般絕技,就把匠石召去,要他表現一番。匠石回答『斧頭我倒是會使用,可是我那位鼻子上抹石灰的搭檔早就死了啊。』唉,自從惠施先生死去之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搭檔,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啊!」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漫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斲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斲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莊子‧徐鬼》

【今解】 

      匠石「運斤成風」的絕技,奇則奇矣;但那個鼻尖抹粉的郢人能紋風不動,面不變色,則更加奇絕。倘沒有他的密切配合,這齣好戲絕對是表演不成的。牡丹雖好,須靠綠葉扶持。我們分析任何一件事情,除了研究其本身外,還要看到與之有關聯的其他方面;評價一個人獲得的成就,也不能忽略有關的人的努力。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