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鼓盆 

      莊子的妻子死了,他的很多學生、朋友都來弔喪。惠子也趕來了,走進靈堂,只見莊子蓬頭赤腳坐在棺材上,拚命敲著一只底朝天的瓦盆,一邊敲打一邊唱歌。弔喪的人群都莫名其妙地呆呆站在一旁看著。惠子見了很氣憤,上去奪過瓦盆責備說:「你這個老糊塗,你不悲不哭倒也罷了,還要敲敲唱唱,不太過分了嗎?」 

      莊子跳下棺材說:「你說錯了,妻子剛死的時候,你們都悲傷,我會不悲傷嗎?」 

      「那你現在為什麼敲敲唱唱的?」 

      「現在我想通了。其實啊,一個人本來就無所謂有生命:非但沒有生命,連形狀也沒有;非但沒有形狀,連氣也沒有。」 

      惠子生氣地斥罵道:「你胡說些什麼名堂?」 

      「是這麼個道理,」莊子笑嘻嘻地說:「人原來不過混雜在渾沌迷茫之中,慢慢產生了氣,氣又聚成人形,人形又變成了生命。現在人死了,只不過是恢復原來的樣子罷了,這就同春夏秋冬四季循環一樣的。現在我老婆不過是安寢於天地之間,我要是

還在旁邊嚎啕大哭,那就是太不通達於天命了,所以我不哭啊!」 

      莊子妻死,惠子吊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莊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獨何能無慨然?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而本無氣。雜乎芒芴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夏秋冬四時行也。人且偃然寢於巨室,而我噭噭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

《莊子‧至樂》

 

【今解】 

      莊子的舉動倒也十分奇特,酷似寡情悖理之至。然而,在他回答惠子的責備中,我們卻發現了樸素的唯物主義的閃光。他肯定了人的生命是氣變成的,死了又回歸於氣,根本否認上帝創造人類和靈魂不滅等宗教觀點。 

      「莊子鼓盆」這個流傳很廣的故事,究其實也不過是《莊子》書裏許多寓言中的一個,是莊子用現身說法形式,來闡明他對生死問題的自然主義和達觀主義思想的。後人附會渲染,竟搞出些什麼「大劈棺」「莊子試妻」的論調,借莊子來侮辱女性,這與莊子思想又有何關係?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