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水有有道 

      有一天,孔子來到呂梁之畔,但見洪水咆哮洶湧,從懸崖絕壁中飛瀉而出,直下千丈。水聲震耳欲聾,雪白的水沬飛騰著,沖出四十里。這樣凶險的洪水,即使是魚鱉和黿鼉也不能游渡。正在這時候,孔子看見激流中有一個漢子在飄浮,以為是想自殺的人,連忙叫學生們追去搭救。誰知還沒有追上,那漢子已經從波濤之中鑽出來,披頭散髮唱著歌,在一灣靜水塘裏游起來。 

      孔子十分驚詫,跑到塘邊,問道:「啊呀!好險!剛才我還以為你是一個水鬼呢。請問,游水要掌握什麼規律嗎?」 

      漢子鳧在水面上大聲回答:「我哪有什麼規律?我不過是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罷了。每天我同漩渦一同捲進去,又同波濤一起掀出來,我只是順從水性而絕對不憑個人好惡,這就是我的游水之道。」 

      「那麼,請問,」孔子恭恭敬敬地說,「什麼叫做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呢?」     

      漢子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回答說:「我生在河邊,安於河邊,這叫始乎故;我長在水中,而深解水性,這叫長乎性;我跳進水

裏自然而然就會游起來,這叫做成乎命!」說罷,他又一個猛子鑽進水裏,不見了。           

      孔子觀於呂梁,縣(懸)水三千仞,流沫四十里,黿鼉魚鱉之所不能游也。見一丈夫游之,以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並流而拯之。數百步而出,被髮行歌,而游於塘下。孔子從而問焉,曰:「吾以子為鬼,察子則人也。請問蹈水有道乎?」曰:「亡,吾無道。吾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與齊俱入,與汨偕出,從水之道而不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謂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曰:「吾生於陵,而安於陵,故也;長於水,而安於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莊子‧達生》

 【今解】 

      有趣的是:孔子也經常談故、性、命,指的是故舊、人性、天命等道理;而這位泅水漢子則從另一立場來提出這些概念。他所講的故,指的是他適應游泳的環境條件;性是對水性的熟悉;命是掌握游泳的方法;技術達到了嫻熟自然的境界。人類從實際經驗中得到的知識,一般都是帶有自發性的唯物主義的傾向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