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鹿之訟 

      春秋時,鄭國有個樵夫在山上砍柴。忽然從密林深處跑出一頭驚惶失措的馬鹿,他連忙舉起斧頭迎面劈去,把這頭肥壯的馬鹿砍死了。他想回家的時候再來拿,又恐怕被別人瞧見,就把馬鹿拖進一條乾涸的濠溝裏,用柴草嚴嚴實實地遮蓋起來。 

      誰知樵夫只顧高興,回來的時候竟忘了藏鹿的地點,找了半天沒找到,他便覺得恍恍惚惚的,以為剛才不過是做了一場夢。回家途中,他逢人就說那個奇怪的夢。有個閒漢聽在耳裏,記在心中,便依照樵夫所說,上山尋找,果然在濠溝裏找到那頭死鹿。 

      閒漢心花怒放,偷偷把馬鹿背到家裏,得意地告訴老婆說:「有個樵夫說夢裏砍死一頭鹿,妄記了收藏的地方,現在被尋到了。哈!哈!他真是做了個好夢呀!」 

      「別高興,」他老婆撇撇嘴說,「恐怕是你在做夢,夢見什麼樵夫得到一頭鹿吧?難道真的有那個樵夫嗎?你真的得到鹿,就是你真的在做夢。」 

      閒漢說:「反正我真的拿到了鹿,管他是誰在做夢。」 

      且說那個樵夫回到家裏,還念念不忘他的「夢」。半夜的時候,他真的做了一個,夢見了藏鹿的確切地方,還夢見鹿已經被那個閒漢取走了。第二天一清早,樵夫就按照夢見的路徑,找到閒漢家,果然看見那條馬鹿掛在堂屋裏。兩個人便爭鬧起來,撕扭著上衙門去告狀。 

      法官問明情況後,就對樵夫說:「你真的得鹿,又妄說是夢;做夢看見鹿被人拿走,又認為是事實。而你呢?」法官又轉身對閒漢說:「你真的找到了鹿,你老婆又說你是在做夢。好吧,由此可見,你們都在做夢,根本沒有人真的得到過鹿。現在既有這頭馬鹿,那就一家分一半吧。」 

      鄭國的國君聽說這件案子,嘻嘻笑著說:「這個法官判案,也是在做夢呀。」           

      鄭人有薪於野者,遇駭鹿,御而擊之,斃之。恐人見之也,遽而藏諸隍中,覆之以蕉,不勝其喜。俄而遺其所藏之處,遂以為夢焉。順塗而詠其事。傍人有聞者,用其言而取之。既歸,告其室人曰:「向薪者夢得鹿而不知其處,吾今得之,彼直真夢矣。」室人曰:「若將是夢見薪者之得鹿邪?詎有薪者邪?今真得鹿,是若之夢真邪?」夫曰:「吾據得鹿,何用知彼夢我夢邪?」薪者之歸,不厭失鹿。其夜真夢藏之之處,又夢得之之主。爽旦,案所夢而尋得之,遂訟而爭之。歸之士師,士師曰:「若初真得鹿,妄謂之夢;真夢得鹿,妄謂之實。彼真取若鹿,而與若爭鹿,室人又謂夢認人鹿,無人得鹿。今據有此鹿,請二分之。」以聞鄭君,鄭君曰:「嘻!士師將復夢分人鹿乎?」

《列子‧周穆王》

 

 

【今解】 

      「蕉鹿」這個故事,人們常用來比喻把事實攪成夢幻的消極想法。《紅樓夢》中有幅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裏的情節倒真是這樣。從得鹿的樵夫、閒漢和閒漢的老婆,一直到法官,乃至國君,個個都把實事當成夢境,把夢境又認作事實。夢境是假,事實是真,真假應有質的區別,但在這裏卻泯滅了這種區分。 

      《列子》一書可能是玄學盛行時期的晉人作品。這個故事,正如後人詩句說的:「世事同蕉鹿,人心類棘猴。」這是一種唯心主義的觀點,因而故事本身也恰恰反映出唯心主義世界觀的荒唐及其邏輯的混亂。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