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工免職四嶽舉鯀

且說帝堯看到這種情形. 那心中的憂愁焦急. 真是不可以名狀. 但當時的奏報. 都注重在人. 有的請帝速任賢能. 有的直說治水的不得其人. 這時道先負這個責任的. 就是共工. 因為共工受命治水. 自帝堯十九年起到此刻. 已經有四十一年. 在職之久. 受任之專. 可算古今第一. 然而洪水之災. 愈治愈甚. 雖則這個是地體之變動. 決非人力之所能挽回. 又共工治水的政策. 不外乎雍防百川. 墜高堙卑. 八個大字. 就這八個大字看起來.亦不是治水的根本辦法. 因為無源之水. 萬萬不能壅防遏抑. 只可宣浚疏導. 而且壅防遏抑. 只能治之於一時. 年深月久. 人工做的隄防. 那裏敵住不舍晝夜之衝擊. 至於墮高壅卑. 要想使他停蓄不流. 尤為無策. 所以四十一年之中. 未嘗沒有二十餘年之平安. 但是壅防得愈甚. 則潰敗的亦益烈. 堙塞的愈久. 則瀰漫的愈廣. 這亦是一定之理. 所以這次大災. 雖則不是共工之過. 而照共工治水的政策看來. 亦應該有負責任的必要. 還有一層. 担任到這種重大的職司. 應該如何的辛勤小心. 黽勉從事. 但是考查共工治水的時候. 又有八個大字. 叫作虞於湛樂. 淫失其身. 如何虞於湛樂淫失其身的情形. 古書上雖則沒有詳載. 但既然有這八個大字. 之考語. 那末當日的腐敗荒唐. 已可想而知. 況且共工. 本來巧言令色. 引誘帝摯為不善的小人. 一旦得志. 任專且久. 湛樂荒淫. 亦是勢所必至. 決不會去寃枉他的. 如此說來. 就是治水僅僅無功. 尚且不能逃罪. 何況愈治愈甚呢. 但是帝堯是個如天之仁. 遇到這種大災. 知道共工是萬萬不能勝任. 萬萬不可再用了. 但是亦知道不盡是共工之過. 所以當時. 雖則下詔免了他的職. 而並不去治他的罪. 帝堯臨朝便問羲和等道. 現在洪水之害. 大到如此. 高的山已浸到中央. 小的陵更冒過了頂. 百姓實在困苦昏墊. 汝等想想. 有那個能彀治理的. 趕速保奏. 羲和四兄弟. 同聲說道. 臣等看起來. 莫過於崇伯鯀. 這個人. 真是奇才. 臣等素所佩服. 就是大司農等亦知道的帝堯聽了. 歎口氣. 搖搖頭道. 這個人那裏可以任用呢. 他的壞處. 是悻悻然而自以為直. 歡喜以方正自命. 又自負其才. 簡單的下一個批評. 就是很而且戾. 四個字. 担當大事的人第一要虛懷樂善. 舍己從人. 才可以集思廣益. 現在鯀這個人. 既然自以為是. 那裏肯聽受善言. 雖有善類. 亦要被他敗壞了. 那裏還可用呢. 羲仲等道. 現在既然沒有他人可用. 就姑且用他試試罷. 如其不對. 可以立刻免他的職. 帝以為何如. 那時大司農大司徒. 亦都贊成. 帝堯沒法. 只得說道. 那末就試試看罷. 於是就命和仲前去宣召. 和仲領命星馳而去.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