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忌比美

 

      鄒忌是一個長得還算魁偉漂亮的男子。一天早上,他穿好衣服,對著鏡子,問他的妻子說:「你看我比那住在城北的徐公哪個漂亮些?」妻子答道:「你很漂亮,徐公哪能比得上呢!」

 

      徐公是名聞齊國的美男子。鄒忌不相信自己會比徐公更漂亮,所以又去問他的妾:「你看,我和徐公比,哪個漂亮些?」妾也這樣回答:「徐公嘛,他哪能比得上你呢!」

 

      過了一天,有個客人來訪談,鄒忌又順便問了問客人,客人的回答也同樣是:徐公沒有他漂亮。

 

      又過一天,徐公來了,鄒忌就把徐公的面貌、身材、姿態等各方面都仔細打量了一番,又暗中和自己相比,始終看不出他比徐公漂亮。徐公去後,他又去照了一回鏡子,更覺得自己比徐公大為遜色。

 

      鄒忌為這事夜晚睡不著覺。他想了又想,終於得出一個結論:

 

      「妻子對我有偏愛,當然要說我漂亮;妾呢,她是怕我,所以也說我漂亮;至於客人的當面捧我,那還不是因為他有求於我嗎?」

 

 

      鄒忌修八尺有餘,身材昳麗。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信,而復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曰,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客曰:「吾與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來,孰視之,自以為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私我也;妾之美我,畏我也;客之美我,欲有求於我也。」

《戰國策‧齊一》

 

 

【今解】

 

      鄒忌總算還有自知之明,他沒有因為妻、妾和客人的當面阿諛而自我陶醉起來。

 

      徐公比鄒忌漂亮,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鄒忌的妻、妾和客人都心中有數,可是他們故意不說真話。如果鄒不用客觀的、實事求是的態度分析問題,那他就必然被某種表面現象所蒙蔽,而不能瞭解事情的真相,哪怕這事情(比美)本身原是極小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