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嚴禪師,上堂:「若論此事,如人上樹,口銜樹枝,腳不蹋枝,手不攀枝,樹下忽有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不對他,又違他所問;若對他,又喪身失命,當恁麼時,作麼生即得?」時有虎頭招上座出眾云:「樹上即不問,末上樹時,請和尚道?」師乃呵呵大笑。


  臨濟祖師:「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有時一喝如踞地獅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僧擬議,師便喝。


  臨濟祖師示眾:「我有時先照後用,有時先用後照,有時照用同時,有時照用不同時。先照後用有人在,先用後照有法在,照用同時,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敲骨取髓,痛下針錐。照用不同時,有問有答,立賓立主,合水和泥,應機接物。若是過量人,向未舉已前撩起便行,猶較些子。」


  上堂:「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無位真人?」師下禪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擬議,師托開云:「無位真人是什麼乾矢橛。」便歸方丈。


  「大德,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此不是你久停住處,無常殺鬼,一剎那間,不擇貴賤老少。你要與祖佛不別,但莫外求,你一念清淨心光,是你屋裡法身佛;一念無分別心光,是屋裡報身佛;一念無差別心光,是你屋裡化身佛,此三種身,是你即今日前聽法底人,只為不向外馳求,有此功用。」又云:「道流,佛法無用功處,只是平常無事,著衣喫飯,屙矢送尿,困來即臥,愚人笑我,智乃知焉。古人云:『向外作工夫,總是痴頑漢。』你且隨處作主,立處皆真,一切境緣,回換不得,縱有從來習氣五無間業,皆為解脫大海。今時學禪者,總不識法,猶如觸鼻羊,逢著物安在口裡,奴郎不辨,賓主不分,如是之流,邪心入道,即不得名為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夫出家者,須使得平常真正見解,辨佛辨魔,辨真辨偽,辨凡辨聖,若如是辨得,名真出家人,若魔佛不辨,正是出一家入一家。道流!你欲得如法,但莫生疑。展則彌綸法界,收別絲髮不立,歷歷孤明,未曾欠少,眼不見,耳不聞,喚作甚麼物。古人云:『說似一物則不中。』你但自家看,更有甚麼,說亦無盡。各自著力珍重。」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