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母來朝

且說一日帝舜又在視朝. 忽然看見一個女子. 穿青色之衣. 美麗非常. 從下面走上來. 這是從來未有的. 大家都稀奇極了. 正不知他從何處來. 帝舜便問. 汝是何人. 來此何事. 那女子向帝舜行一個禮. 慢慢說道. 賤妾是墉宮玉女. 姓王名子登. 是西王母之使者. 從昆侖山來. 西王母要來朝見聖天子. 所以叫賤妾特來通報. 大約明天就來了. 說完之後. 忽然不見. 帝舜君臣. 無不詫異. 大司空道. 王母本說要來. 如今既飭人先來通報. 請帝籌備迎接招待之事罷. 帝舜道. 遠方賓客. 有個來處. 可以迎接. 王母是神仙. 從何處去迎接. 至於招待之事. 尋常典禮. 恐一概用不着. 那末怎樣. 後來大家商議停當. 決定在大殿下. 西向恭迎. 一切都用隆重的典禮. 到了次日黎明. 帝舜和群臣. 都穿了最華美的法服. 個個冕旒執玉. 肅恭的站在殿外. 西向恭候. 忽然有三隻青鳥. 連翩而來. 到地化為大鵹少鵹青鳥三人. 大司空是認識的. 忙來招呼. 併介紹與帝舜. 帝舜問王母聖駕到了麽. 三青鳥使遙向西方一指. 大家看時. 只見西方天空. 如白雲鬱起. 氤氤氳氳. 直趨宮殿而來. 須臾漸近. 隱隱聽見雲中有鼓樂之聲. 和人馬之響. 又過片時. 但見空中諸仙. 紛紛而下. 彷彿和鳥翔一般. 或駕龍虎. 或乘白麟. 或乘白鶴. 或乘軒車. 或乘天馬. 數約幾千. 最後只見一條九色的斑龍曳着一乘紫雲之輦首冉冉下來. 輦旁有五十個天仙. 個個身長丈餘. 簇擁着輦輿. 手中各有所執. 或執綵旄節佩. 或執金剛靈璽. 個個不同. 輦既降地. 王母扶着兩個侍女下車. 帝舜細看王母. 戴着太真晨纓之冠. 冠上斜插一支玉勝. 但是頭髮仍是蓬蓬然牙齒仍是巉巉然. 氣象威猛. 背後還露着一條虎尾. 下面躡着方瓊鳳文之履. 那兩個侍女. 却生得非常美麗. 穿的是青綾之袿. 年紀都像十六七歲. 那時三青鳥使便過來介紹. 請帝舜王母升殿. 帝舜讓王母先登. 到了殿上. 帝舜即向王母稽首. 說道. 王母慈悲. 平治洪水. 普救萬民. 恩德如天. 如今反勞光降. 何以克當. 王母亦還禮道. 這個是天意. 我何敢貪天之功. 以為己力呢. 當下帝舜請王母坐了賓位. 自己坐了主位. 王母道. 我常久不到下界來了. 久已想來. 實在少機緣. 現下略備些不腆之物. 前來貢獻. 請聖天子不要見笑. 賞收了罷. 這時另有三個侍女. 手中各捧着一件. 走過來. 放在帝舜面前. 帝舜一看. 一件是白玉環. 一件是珮玉. 一件是白玉做成的琯. 名叫昭華琯. 帝舜忙再拜稽首致謝. 王母道. 我此番來朝. 禮節至此. 總算已畢. 照例聖天子還要賞賜飲食的. 但是我們都不食人間煙火. 請聖天子可以無須預備. 不過有一句話要說. 我到人間來一遭. 不容易. 聖天子和諸位公候. 要到敝處昆侖山來一次. 亦頗不容易. 現在我即然來了. 就此拜了一拜. 談兩句話. 就走. 未免太寂寞冷淡. 所以我想借聖天子此殿. 請一請客. 我已有天廚帶來. 不知聖天子可否允許. 帝舜聽了. 忙再拜道. 已勞慈駕. 兼拜賞賜. 如今又賜飲食. 何以克當. 但是某等君臣. 能嘗所未嘗. 真是感激不盡. 王母笑道. 既承允許. 那末先要易位. 真是反客為主了. 帝舜正要謙謝. 忽覺自己已經坐了賓位. 王母已經主位. 不知怎麼一來掉轉的. 弄得來惝怳模糊. 莫名其妙. 便是殿上臣工. 亦都詫異之極. 才歎仙家. 真有顛倒眾生之妙用. 再看那王母. 亦換過了一個. 不是蓬頭. 戴勝. 豹齒. 虎尾了. 文采鮮明. 光儀淑穆. 真是個莊嚴兼和藹的天人. 而年紀不過三十多歲好看. 大家尤為不解. 霎時間. 席次都已設好. 王母邀大司空到他旁邊去坐. 說道. 我們是熟人. 可以談天敍舊. 大司空遵命. 就在帝舜下面坐下. 其餘臣工. 又在下面. 那時天廚中的酒肴. 絡繹而來. 豐珍上果. 芳華百味. 無不畢陳. 除出大司空外. 其餘諸人. 不但口所未嘗. 都是目所未見正不知喫的是甚麼東西. 飲酒之間. 王母對於各臣工. 都有兩句話語稱讚. 大約隱括他的終身. 及後福的. 大家聽了. 似明非明. 却不好細問. 帝舜剛要開言. 只聽王母分付一聲奏樂. 霎時間無數絶色女子. 各執樂器. 紛紛上前. 有的彈八琅之璈. 有的吹雲和之笙. 有的擊昆庭之金. 有的吹震靈之簧. 有的拊五靈之石. 有的擊湘陰之磬. 有的作九天之鈞. 眾聲澈朗. 靈音駭空. 眾人聽了. 覺得這種音樂. 可以使人飄飄欲仙. 與韶樂又自不同了. 奏樂既異. 王母向帝舜說道. 我今朝此來. 固然朝見聖天子. 但是還附帶一件事. 說着. 又向大司空說道. 從前小女瑤姬. 贈大司空寶籙之時. 有一個侍女的裙帶. 給大司空壓住解脫. 大司空還記得這回事麽. 大司空聽了. 惶窘非常. 說道. 是有的. 當初實出無心. 慚愧之至. 王母笑道. 誰說大司空是有心呢. 但是大司空雖出無心. 天却有心. 此女是瑤宮玉女. 既與大司空有此一段故事. 就是姻緣. 如今我已飭人送到府上去了. 叫他伺候大司空罷. 恭喜恭喜. 大司空聽了. 尤其惶窘. 忙忙謙辭. 王母笑道. 大司空盡力溝洫. 菲衣薄食. 辛苦已極了. 收一個玉女奉養奉養. 有什麼過份呢. 說畢. 就起身向帝舜告辭. 說道. 我們隔四十年再見罷. 又和大司空說道. 我們隔五十年亦總要見的. 再會再會. 其餘臣工. 亦一一與之道別. 升上紫雲輦. 人馬音樂. 霎時騰空西向而去. 轉瞬不見. 三青鳥使亦隨後化鳥而去. 帝舜君臣. 如做了一塲遊仙夢似的. 那殿中的香氣. 足足有兩月不散. 大司空回到家中. 才知道玉女果已送到. 經塗山氏留下. 無可如何. 只得老實收了做妃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