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嫁人與不做官

 

      某天,田駢領著一大群門客在花園裏奕棋、清談,忽然有一位齊國來的人求見。田駢問他有何貴幹,齊人作揖答道:「我久仰先生不肯做官的高議論,情願來為先生效犬馬之勞,做個奴僕。」「哪裏,哪裏,你過獎了!」田駢得意地用眼角掃掃眾位門客,故作謙虛地問,「你是從哪裏聽說我的主張的?」「聽我隔壁的女人說的。」「隔壁的女人?」田駢感到有些奇怪。「是啊,」齊人答道,「我隔壁的那個女人發誓永遠不嫁人,可是年三十歲,卻生過七個兒子,這女人雖然沒出嫁,可比出嫁的人還要會生兒子;如先生您也常說最討厭做官,可是府上食祿千鍾,徒役數百,您先生雖然沒做官,可是那氣派、勢力比做官的還要大呢,不是嗎?」田駢聽得滿臉羞紅,轉身就走了。

 

 

 

      齊人見田駢曰:「聞先生高議,設為不宦,而願為役。」田駢曰:「子何聞之?」對曰:「臣聞之鄰人之女。」田駢曰:「何謂也?」對曰:「臣鄰人之女,設為不嫁,行年三十而有七子,不嫁則不嫁,然嫁過畢矣;今先生設為不宦,訾養千鍾,徒百人,不宦則然矣,而富過畢也。」田子辭。

《戰國策‧齊四》

 

 

【今解】

 

      不嫁人生子七個,不做官俸祿千鍾。這個齊人只用一個巧妙的比喻,就撕下了田駢那張標榜清高的假面具。判斷一個人不但要看他的言論,更主要的是看他的行動。同樣,識別一個集團,一個國家,不單看它打什麼旗號,更關鍵是看它具體作了些什麼事。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