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山成都舜號都君號泣於旻天而作歌

且說舜從負夏回到歷山. 再事耕種. 不知不覺. 又過了一年. 那時歷山附近的人家. 越聚越多. 地越闢越廣. 有人替他計算. 自舜到歷山之後. 遠近來歸的人. 一年成聚. 二年成邑. 三年竟成都了. 一個荒僻之地. 忽成大都會. 推究原由. 都是舜的德感所致. 而且這個都會裏的人. 個個都聽舜的號令. 服從敬仰. 彷彿一都之主. 因此大家就叫他都君. 一日. 春暮. 舜在田間工作. 思念二親. 忽見一隻母鳩. 翔於樹間. 轉眼一隻小鳩. 又飛集在母鳩旁邊. 嘴裏銜了食物. 你哺我. 我哺你. 且哺且鳴. 鳴聲非常親熱. 表示他母子的慈愛歡樂. 舜看了這種情形. 心中益發感觸. 暗想. 彼小小禽鳥. 尚且有天倫之樂. 我是一個人. 何以連禽鳥都不如. 真是慘酷極了. 想到這裏. 禁不住又要慟哭. 後來一想. 哭亦無益. 我姑且作一個歌罷. 於是信口而歌道. 陟彼歷山兮崔嵬. 有鳥翔兮高飛. 思父母兮力耕. 日與月兮往如馳. 父母遠兮吾將安歸. 歌罷之後. 悲從中來. 再忍不住了. 放聲大哭. 慟倒在山坡之上. 驚動四圍的農人. 齊說道. 都君又在那裏思親了. 我們去勸勸罷. 於是大家過來. 竭力向舜勸阻. 方才止住. 這種情形. 三年之中. 也不知有多少次了. 一日. 舜正在田間. 忽然見鄰村農友. 同了一個人來. 說道. 這是都君家裏叫他帶信來的. 舜慌忙問他何事. 那人道. 尊大人近日有病. 令弟象. 叫我帶信來. 向你要些財物. 作醫藥費. 舜聽了. 大喫一驚. 忙問家父患何病. 何時起的. 那人道. 據令弟如此說. 我却不知道是什麼病. 想來總是重病了. 舜一聽. 尤其着急. 忙到自己室中. 將平日的積蓄. 統統取出來. 一面又收拾行李. 預備星夜馳歸. 一面又託鄰人. 將他所種的田. 代為治理. 這時歷山居民. 一傳二. 二傳三. 都知道都君因親病. 要歸去了. 大家都來送行. 又知道舜積蓄不多. 誠恐不敷醫藥之費. 每家都有餽贐. 合計起來. 頗覺不貲. 舜再四推讓. 眾人一定不肯收轉. 舜歸省心急. 無暇再和他們推遜. 只得收了. 剛要動身. 那知帶信來的這個人. 忽然阻攔道. 令弟還有一句話. 叫我和足下說. 舜忙問何話. 那人道. 令弟說. 假使足下要歸去侍疾. 叫我竭力勸阻. 因尊大人對於足下. 很不滿意. 倘若足下歸去之後. 尊大人病中肝火旺. 惱怒起來. 病勢或者因此加重. 那末足下恐怕負不起這個責任呢. 舜一想. 這話有理. 遂說道. 舍弟的話極是. 但是我做人子的平日既不能奉養. 聽見親病了. 還不回去. 那末我竟不是人了. 我想須回去的. 那人道. 令弟對我說得很懇切. 叫我勸足下務必不要回去. 我看足下. 還不如暫在這裏. 待我歸去. 和令弟接洽. 如果尊大人病勢沉重. 我再來趕足下回去. 豈不好麽. 舜道. 極感盛情. 但是我此刻. 五中如沸. 恨不得插翅飛歸. 現在既然舍弟有這番深慮. 我且歸到里門. 暫不到家. 再看情形如何. 那人見阻擋不住. 只得與舜同行. 不數日. 到了姚墟. 這人叫舜. 暫且在村口稍待. 讓他先與象接洽. 再定行止. 舜答應道是. 那人去了. 舜獨自一人. 守住行李. 正在懸念父親之病. 不知如何. 忽然肩上有人一拍. 問道. 仲華. 一個人在此. 做甚麽. 幾時來的. 舜回頭一看原來是靈甫. 東不訾. 秦不虛. 方回. 四個. 舜大喜. 忙問秦不虛道. 家父這幾日. 病勢如何. 不虛詫異道. 老伯清健之至. 並沒有不適呀. 剛才早晨出門. 還見他老人家. 由令妹扶着. 在門外吸新鮮空氣. 我還過去請安. 談幾句話呢. 你這話從何而來. 舜至此. 澈底大悟. 便說道. 我有多時未歸省. 心中惴惴. 常恐嚴親有病. 故有此問. 如今心安了. 請問諸位到何處去. 方回走過來. 一把手握住舜道. 我和你多人年不見了. 實在想念得很. 因為做了一個芝蔴綠豆大官. 職守所在. 一步走不開. 屢次想來望你. 竟做不到. 全虧靈甫雒陶諸君. 時來報告消息. 所以我於你的事跡. 已統統知道. 去年我發了一個惱. 立刻將閭士之職辭去. 不管天子准不准. 我就走了. 從此雲遊天下. 回復我的自由. 後來遇見東不訾. 同來望望不虛. 又遇見了靈甫. 今天居然又遇見你. 真是爽快呀. 靈甫道. 不虛一向事親. 不能出門. 後來又丁憂守制.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