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漁雷澤耕第九歷山舜夢撀鼓得玉版受曆齊數夢眉與髮

且說舜自從與文命訂交之後. 極為得意. 文命勾留多日自回太原而去. 舜仍舊做他的陶業. 後來又到雷首山畔一個雷澤中去釣魚(現在山西永濟縣南四十五里. 據明萬曆時李之藻的考察說澤底有巉石深壑冬至前水吸而入. 如巨雷之鳴. 所以叫作雷澤. 和山東之雷澤不同)那澤的西南. 受了孟門山下之水. 浸灌泛濫. 已與山海連通. 界限辨不分明. 舜初到此. 並不想做漁人的生涯. 後來看見當地的漁人. 互相爭奪優美的塲所. 時有鬥毆之事. 舜要想化導他們. 就羼入他們裏面. 與他們共同漁釣. 起初亦很受他們的排擠. 仗着他的恭敬忠信. 和口才. 向他們委曲勸導. 不到半年. 那些漁人受了感化. 個個跑到那湍瀨地方去漁釣. 而拿了曲隈深潭讓給他人. 這亦可算得舜之成功. 後來舜又南行. 看見離雷澤不遠的地方. 有兩條水. 東西相離約二里. 一條南流. 名叫溈水. 一條北流. 名叫汭水. 都流到山海中去. 其地肥美. 可以耕種. 舜於是又在此處住下. 幹他的農夫事業(這個地方後來又叫作歷山.)有一夜. 忽然做其一夢. 夢見得到一面大鼓. 手拿着鼓槌. 不住的撀. 其聲鼕鼕. 震動遠近. 醒了之後. 想道. 我向來不作夢. 昨夜忽夢撀鼓. 必有應兆. 但是應兆什麼呢. 後來一想. 恍然道. 是了是了. 鼓聲橫可以震動遠近. 直可以震動上下. 從前方回說. 已將我的姓名薦之於天子. 不要此刻又有人薦我麽. 好在我此刻. 一切人才. 都已經有了預備. 果真有人薦我. 天子果然用我. 我亦不怕. 過了幾日. 舜正拿鋤頭在一個岩畔掘出一物. 晶光照眼. 舜拾起來一看. 原來是一塊大玉那玉上又有無數文字刻着. 舜仔細研究. 卻是說天的曆數的. 舜暗想. 這個玉曆. 究竟是那裏藏的來的呢. 如其是前人無意中所遺落. 不會在岩石之中. 如甚是有意埋藏的. 那埋藏用意. 究竟為什麼. 況且這玉曆所載. 都是近代及以後之事. 埋藏的人. 何以能前知. 想起來或者是天命在我. 要我出來治平這個天下. 亦未可知. 我前日那個夢. 恐怕要應驗了. 想了一回. 便將玉曆藏下. 口中說道. 管他什麼天命在我不在我. 我總是體道不倦. 盡我的責任做去就是了. 那知了兩日. 舜忽然又做了一夢. 夢見抖散了頭髮. 在那裏櫛沐. 但覺兩道眉毛. 亦漸漸的長起來. 竟長得和頭髮一樣齊. 拖在地上. 醒後想道. 人的百體. 髮居最上. 彷彿是國家的最高地位一般. 其次便是眉毛. 他的位置亦不低. 現在我夢眉與髮齊. 不要是天子聽了人的荐舉. 竟來叫我. 使我代行天子之職權. 和天子一樣麽. 既而又想了一想. 口中說道. 妄想妄想. 那有此事. 照常工作罷.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