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耕第七歷山以德化人

且說舜與石戶之農. 對坐於洞外地上. 仰面一看. 只見上面蓋着一座草棚. 四邊竪立幾根大柱. 所以遮蔽雨雪. 想來就是他們的廳堂了. 然而日光亦被遮住. 所以洞中益發覺得黑暗. 過了片時. 只見洞中走出一個中年婦人癯黑. 衣服樸陋. 手中攜了餐具. 先到舜面前放下. 又石戶農面前放下. 石戶農站起來. 招呼舜道. 這就是山妻. 舜亦慌忙起身. 行禮致敬. 那婦人還禮之後. 復又進洞. 陸續搬出菜飯. 石戶農先盛一碗飯. 遞給舜. 舜正在遜謝. 那婦人又親手盛了一碗. 雙手舉起. 高與眉齊. 送與石戶農. 石戶農亦雙手鞠躬接受. 兩夫婦相待. 儼如賓客. 舜看了. 非常欽敬. 那婦人自進洞去了. 這裏石戶農請舜坐下對餐. 菜只一味. 青菜而已. 舜道. 初次相見. 即便叨擾. 不安之至. 石戶農道. 仲華. 你太俗套了. 二人吃完. 那婦人復又出來. 收拾而去. 舜深覺跼蹐不安. 石戶農道. 仲華兄磊落豪士. 何其拘耶. 舜道. 以某在此. 致嫂夫人賢勞旰食. 何以能安. 當下又閒談了一回. 石戶農要上田工作. 舜亦隨行. 愈談愈莫逆. 舜此行之目的. 石戶農也明白了. 就勸舜道. 此地有山田可耕. 何必遠求. 山下民風強悍. 爭鬭不休. 不可和他們共處. 還是在此處為是. 舜聽了. 想了一想. 說道. 某且往察看情形. 如果真不能相安. 再來此地何如. 石戶農見舜如此說. 亦不強留. 當下到了歧路. 各自分別. 舜擔了行李. 徑往山下而來. 只見前面. 平原與山地相錯. 田疇甚多. 但是民簡陋得很. 都是依山穴居. 遠望如蜂窩一般. 想來東夷之俗. 還未脫化. 舜周歷一轉. 就在山麓之北. 擇了一處磽瘠之區. 報告當地里長. 請求耕種. 里長答應了. 舜先在那裏築起一座茅屋. 作為栖身之所. 然後披荆棘. 闢草萊. 慢慢的耕作. 「現在山東歷城縣南五里. 相傳為舜耕處.縣即以此得名」那知當地人民. 果然刁悍. 有幾個為首的豪強. 看見舜是個異地的作客. 便糾合了些黨羽來. 和舜尋衅. 說舜是私墾官地. 舜將官給執照與他們看了. 他們雖不敢怎樣. 然而時常和舜作對. 舜所已經開墾之地. 他們往往越畔侵佔. 攘以為己有. 但是舜不和他們計較. 仍舊是恭而有禮的待他們. 他們倒也無可如何. 後來他們對於舜所造的茅屋. 似乎有點妬忌. 說他太奢華了. 不像鄉下種田人所住的或者將舜的柴扉推倒. 或者將舜所編的槿籬弄破. 種種騷擾. 不一而足. 後來他們又想方法. 將舜田的水源斷絶. 不許舜取水灌溉. 舜就在山下. 相度地勢. 自鑿一井. 不到兩日. 就鏧好了. 其地恰當反脈水流汲引不窮. 「現在歷山下有大穴. 叫作舜井即其遺跡」那些豪強. 看得有點稀奇. 有些人猜舜是有妖術的. 有些說舜是有神助的. 議論紛紛不一. 但是從此却不甚來囉唣. 一日. 舜於耕作之暇. 偶然取出那紀后所贈的琴來. 鼓了一曲. 隨即唱了一歌. 不想被鄰近的人聽見了. 老幼男婦. 紛紛來看. 併要求舜再彈再唱. 舜便依了他們. 那些人. 聞所未聞. 個個手舞足蹈. 一個老者說道. 我知道這個東西叫作琴. 我從前看見學校裏的大教師彈過的. 有多少年沒得聽了. 就問舜道. 喂. 你從那裏學來的. 你進過大學麽. 舜很謙和的答道. 某沒有進過大學. 是另一個師傅授的. 有一個中年人問道. 你是個農夫小百姓. 學他做甚麼. 舜道. 這種樂器. 懂了之後. 可以陶養性情. 增人的品格. 偶然煩惱的時候. 彈一曲. 可以解除憂愁. 忿怒的時候. 奏一曲. 可以消除暴氣. 他的用處多得很呢. 又有一個中年人搖搖頭道. 我不相信. 舜道. 那末是了. 聽的人尚且有趣. 彈的人可以抒寫自己的旨趣. 發揮自己的胸襟. 豈不更有趣麽. 眾人聽了. 似乎都以為然. 當下舜便將樂歌的原理. 與做人的道理夾雜的向眾人演說了一遍. 目的總在化導他們的刁悍之心. 眾人聽了. 彷彿都有點醒悟. 漸漸敬重舜了. 有幾個居然情願受業. 請舜教琴. 舜亦不吝教誨. 但是這些粗心暴氣. 和資質愚魯的人. 那裏學得來琴呢. 過了兩日. 手生指硬. 依然不能成聲. 不覺都有點厭倦起來. 舜道. 這個琴學學煩難. 我明朝教汝等另外一種罷. 這日晚間. 舜砍了許多細竹. 斷成無數竹管. 管口用細小之竹. 塞住大半. 再用小竹葉片. 嵌在塞子中間. 共總二十三管. 並排平列. 用木板夾住. 再用竹板. 鑲其兩頭. 編成一種樂器. 最長之管. 長一尺四寸. 以次遞減. 其形參差. 彷彿鳳凰之翼. 尚餘下十六管又編成一個小的. 最長之管只有一尺三寸. 按着宮商角徵羽五音. 輕重長短. 高下清濁. 聲音各各不同. 製成之後. 吹起來. 悠揚婉轉. 如鸞吟鳳鳴. 非常悅耳. 舜自己亦頗覺得意. 次日. 工作之暇. 諸人又來請教. 舜便將製成的樂器. 先吹給他們聽. 又叫他吹的方法. 眾人聽了. 吹了. 個個樂不可支. 但是樂器只有大小兩件. 你也要吹. 我也要吹. 不免爭奪起來. 舜慌忙勸阻. 趁勢將做人應當推讓的大道理. 和他們說了一番. 隨又說道人所以和禽獸不同的地方. 就是一個禮字. 禮的根據. 就是退讓. 禽獸是沒有禮的. 遇到可欲的東西就爭. 食物也爭. 雌雄也爭. 兩物爭一食. 兩雄爭一雌. 這是常見的. 爭之不已. 則奪. 奪之不已. 則相齩. 相噬. 試問我們一個人. 是不是應該如此. 假使人人心中. 都只知道有自己的利益. 而不知道禮和理. 請問世界上. 還能彀一日安寧麽. 人生的第一要事. 是應該互助的. 同在一個範圍之內. 你助我. 我助你. 和和氣氣. 那末何等的快樂. 假使同在一個範圍之內. 你但知你的利益. 不肯讓他. 他又但知道他的利益. 不肯讓你. 結果必致爭奪. 兩敗俱傷. 何苦要緊呢. 現在這個樂器. 你要吹. 他也要吹. 他和他又要吹. 遂至相爭相奪. 奪到後來. 勢必奪破. 大家都沒得吹. 豈不是兩敗俱傷麽. 如若知道退讓. 他吹了你吹. 你吹了他吹. 既不至於相閙. 又不費力氣. 又不費時間. 何等的好呢. 你們假使剛才不爭. 互相推讓. 此刻早已大家都吹過了. 眾人聽了這番話. 仔細一想. 覺得剛才的這一番爭閙. 的確無謂而可笑. 於是就有一個人問道. 那末誰應該先吹. 誰應該後吹. 還是拈鬮呢. 還是抽籤呢. 舜道. 我看都用不着. 最要緊的講禮. 禮別尊卑. 禮分長幼. 尊者先. 卑者後. 年長者先. 年幼者後. 這是天然排定的次序. 何必抽籤拈鬮呢. 內中一個人忽然問道. 你處處講讓講禮. 我們前回弄破你的茅屋. 侵佔你的田地. 斷絶你的水源. 你總不和我們計較. 是不是就是讓麽. 舜道. 是呀. 這個就是讓. 假使我不讓. 勢必和諸位爭. 爭的結果. 無論是那一方面失敗. 終究必至於大傷感情. 古人說得好.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本來都是好好兄弟. 何苦傷害感情呢. 所以我情願退讓了. 內中有一個人又說道. 假使我們只管侵佔你的田. 你怎樣呢. 舜道. 天下之大. 空地甚多. 就使諸位將我的田統統佔去. 我亦還有別處之田可以去耕. 何必定與諸位相爭. 總而言之. 人生在世. 禮讓為先. 情誼為重. 貨利財產等等. 皆是身外之物. 生不帶來. 死不帶去. 朝可以散. 夕可以聚. 只有禮讓情義. 是人和禽獸分別的關頭. 假使棄去了禮讓. 滅絶了情義. 雖則得了便宜. 佔了許多財產. 終究是所得不償所失呢. 諸位以為如何. 眾人聽了. 天良漸漸發現. 不覺都呆了. 寂無一聲. 舜看了他們一回. 便笑道. 我們言歸正傳罷. 這個樂器. 名字叫箾. 是我想出來的. 製造非常容易. 我一個人昨晚已製成兩個假使大家製造起來. 更加快. 只要幾個晚上. 大家都可有得吹了. 現在我看. 要吹者輪流吹. 不要吹的. 跟着我製造. 如何. 眾人此時都推讓起來了. 大家都不要吹. 情願跟着舜製造. 一晚功夫. 便已製成了二三十具. 大家分配. 還有得多. 那多餘的. 却又彼此相讓. 讓到後來. 大家都不要就存在舜處. 請舜分配. 於是每人各執一箾. 一路吹. 一路走. 歡天喜地而去. 自此之後. 當地的豪強. 不但不來欺舜. 而且個個都敬重舜. 有時鄰居爭鬬. 都要請舜裁判. 舜的話. 比官令還要偑服. 絶無疑意. 舜平日總是為人父言. 依於慈. 為人子言. 依於孝. 為人兄言. 依於友. 為人弟言. 依於恭. 為人夫言. 依於和. 為人妻言. 依於柔. 為鄰舍言. 依於睦. 為朋友言. 依於信. 為做人言. 依於仁義. 如此而已. 半年以後. 風氣大變. 種田的人. 居然都知道取那磽瘠之地. 而將那肥沃之地. 互相推讓了. 舜又教他們作室築牆. 以茅蓋屋. 捨去了那個穴居的陋習. 以合於衞生之道. 大家亦都一一的依從. 果然比穴居舒服便利. 於是益發愛舜敬舜. 遠方的人民.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