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弓之鳥

 

      更羸是一位有名的神箭手。有一天,他陪魏王在後花園裏喝酒,頭看見天空上有鳥飛過。更羸說:「我不用箭,只須拉響弓弦,就可以讓天上飛鳥跌落下來。」魏王不信地搖搖頭說:「開玩笑,射箭技術可以高超到這種地步嗎?」更羸一本正經地說可以。

 

      不大一會兒,從東方徐徐飛來一隻大雁。更羸擺好姿勢,拉滿弓月。雁剛飛至頭頂上空,更羸猛扣弓弦,只聽:「琤」一聲凌厲的意響,大雁在空中無力地撲打幾下,便一頭栽落下來。

 

      魏王驚奇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叫道:「啊呀,箭術難道真可以高超到這種地步嗎?」

 

      更羸放下弓說:「不是箭術高超,而是這隻大雁有隱傷,聽見弦聲驚落下來的。」

 

      魏王更奇怪了:「雁在天上飛,你怎麼會知道牠有隱傷?」

 

      更羸回答:「這隻大雁飛得很慢,叫聲悲哀,據我多年的經驗知道,飛得慢,是因為牠體內有傷;鳴聲悲,是因為牠長久失群。這隻大雁創傷未癒而驚魂未定,一聽見凌厲的弦聲便驚逃高飛,誰知猛一震動便舊創迸裂,所以就跌落下來了。」

 

 

      更羸與魏王處京臺之下,仰見飛鳥。更羸謂魏王曰:「臣為王引弓虛發而下鳥。」魏王曰:「然則射可至此乎?」更羸曰:「可。」有間,雁從東方來,更羸以虛發而下之。魏王曰:「然則射可至此乎?」更羸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對曰:「其飛徐而鳴悲,飛徐者故瘡痛也;鳴悲者,久失群也。故瘡未息而驚心未至也,聞弦音,引而高飛,故瘡隕也。」

《戰國策‧楚四》

 

 

【今解】

 

      人們常把吃過某種苦頭而心有餘悸的人形容為「驚弓之鳥」,即出於這個故事。鳥之「驚弓」,屬於一種動物本能的條件反射,更羸是巧妙地掌握了它的規律的;他善於總結自己豐富的狩獵經驗,從大雁飛翔速度和鳴聲高低中去判斷它的內在素質。任何現象,都是事物本質的外在表現形式,都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本質的特性。我們解決任何矛盾,只有善於進行由表及裏的分析,才能抓住癥結所在,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