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人不避親仇

 

      晉平公問祁黃羊:「南陽縣缺個縣令,你看,誰可以擔任這個職務?」

 

      祁黃羊毫不遲疑地回答:「派解狐去,他可以勝任。」

 

      平公驚奇地問:「解狐不是你的仇人嗎?」

 

      祁黃羊回答:「國君問我誰可以勝任縣令職務,並沒有問誰是我的仇人。」

 

      於是,晉平公就委任解狐做南陽縣令。果然,解狐勵精圖治,一掃弊政,百姓讚不絕口。

 

      不久,晉平公又問祁黃羊:「現在朝廷缺少法官,你看,誰可以去擔任?」

 

      祁黃羊回答:「祁午何以勝任。」

 

      平公又奇怪地問:「祁午不是你的兒子嗎?你推舉他,不怕別人說閑話?」

 

      祁黃羊答道:「國君問我誰可以勝任法官,並沒有問祁午是不是我的兒子。」

 

      祁午當了法官,執法如山,除害興利,舉國一片讚揚。

 

      孔子聽說,高興地讚道:「好,祁黃羊推舉人才,外舉不避私人仇隙,內舉不避親子之嫌,真是大公無私啊!」

           

      晉平公問於祁黃羊曰:「南陽無令,其誰可而為之?」祁黃羊對曰:「解狐可。」平公曰:「解狐非子之仇邪?」對曰:「君問可,非問臣之仇也。」平公曰:「善。」遂用之,國人稱善焉。居有間,平公又問祁黃羊曰:「國無尉,其誰可而為之?」對曰:「午可。」平公曰「午非子之子邪?」對曰:「問君可,非問臣之子也。」平公曰「善。」又遂用之,國人稱善焉。孔子聞之曰:「善哉,祁黃羊之論也,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祁黃羊可謂公矣。」

《呂氏春秋‧去私》

 

 

 

【今解】

 

      在用人的方法上,是任人唯賢,還是任人唯親,歷來存在著激烈爭議。對後者,人民是深惡痛絕的,因此,「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的祁黃羊就成了歷史美談中的理想人物。正因為他不存私見一秉大公,把任人唯賢作為唯一標準,所以他推舉仇人不計個人恩怨,提拔兒子也不避「開後門」之嫌。用人問題至關重要,人民將它作為衡量社會政治好壞的一個因素,這樣也就需要有更多的祁黃羊了。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