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求巫咸治父目瞽及治目疾法

又曲折走過幾條小巷. 到了一家門首止步. 方回用手叩門. 裏面問是何人. 方回道. 咸老先生在家麽. 那時門已開了. 一個異服大袖的人. 出來說道. 敝老師一不在家. 到南方去了. 二位有何見教. 且進來坐坐. 方回偕舜進內. 彼此通了姓名. 才知道他叫巫社. 是巫咸的弟子. 當下方就將要請巫咸醫治目疾的意思說了. 巫社道. 敝老師到南海上去. 已有好多年. 此地一切病人診治. 都是小巫和許多同學. 在這裏代理. 尊駕如要治病. 小巫可以效勞. 方回沉吟了一回. 說道. 既然如此. 就請費心. 不過病人却不在此. 只要請賜一個方藥. 帶回去醫治. 巫社道. 病人不在此不要緊. 只須將病人的姓名. 年歲. 住址. 病情說了. 小巫就有方法. 舜即一一說了. 巫社道. 二位少待. 待小巫作法. 說罷. 將大袖揎起. 頭髮抖散. 到密室中去了. 過了一回. 出來說道. 剛才小巫已問過神明. 大約迠個人病人. 命中應該有二十多年的魔難. 這目疾. 一時無論如何. 是醫治不好的. 就使得到靈藥. 還是有人從中作梗. 使他不能如法施治. 直要等到十三年之後. 自有貴人來給他醫愈. 復見天日. 此刻但請他寬心忍耐. 不要性急. 方回聽了. 有點不信. 就拿些物件來交給他. 作為酬勞. 並說道. 多謝多謝. 費心費心. 那巫社亦稱謝了. 送到門口. 關門自去. 這裏方回和舜. 回到閭中. 方回說道. 仲華. 我看這個巫社靠不住. 恐是本領不濟. 有意推託. 你還是尋巫咸為是. 他那個手段. 高明多了. 舜應道是是. 不過巫咸究竟在南方何處. 能否尋到. 是一個問題. 假使訪不到. 將奈之何. 這一次豈不是枉跑麽. 方回道. 能不能訪到. 是別一個問題. 我們總應該盡人事以聽天由命. 舜連聲應道. 是是. 方回道. 仲華遠來. 居停在那裏. 舜道. 此間人地生疏. 尚無居停之處. 方回道. 那末何妨就住在我處. 舜大喜稱謝. 這日晚間. 二人促膝細談. 又漸漸說道瞽叟的目疾. 方回道. 我從前也曾涉獵過方. 覺得治目疾的方法多着呢. 不知道那幾種是已經試過的. 舜道. 草根樹皮. 羊眼石決明之類. 大概多試過了. 總是無效. 方回道. 空青珍珠之類呢. 舜道. 這二種却沒有試過. 方回道. 這二種治目疾. 是極有功效的. 空青出在梁州山谷中. 大約產銅的地方都有. 據說是銅的精華薰蒸而成. 其腹中空處. 剖開來有漿水酸甜. 冀州北部. 雍州西部. 亦有之. 聽說江南黟山一帶很多. 治目疾是最要之藥. 大概目疾. 都由肝胆二經而起. 故下急躁怒. 空青色青而主肝. 其漿有益於胆. 肝胆兩經得治. 那麽目疾自然全愈了. 珍珠出在淮水之滨. 亦叫作蠙珠. 江南沿海. 出產亦多. 拿了來摀成細粉. 約一兩之數. 再用白蜜二合鯉魚胆二枚. 和合在銅器之中. 煎到一半. 用新的絲綿漉過. 拿來頻頻點在目中. 無論久遠新舊青盲失明之類. 都能醫得好. 還有一種蘭草. 出在閩海之中. 叫作幽蘭「現在叫建蘭」其花五色俱備. 色墨者叫墨蘭. 將他晒乾了. 可治瞽目. 能生瞳神. 治青盲尤有效騐. 但是不容易得到. 這三項療治之法. 都是我所知道的. 你這番南行. 尋到巫咸最好. 否則這三項藥之中. 能尋到一二種先來治治. 亦是一法. 你看如何. 舜聽了感佩之至. 連聲答應. 謹記在心. 次日辭別方回. 就要動身. 方回取出無數川資來贈行. 舜固辭不受. 方回正色道. 我這個不是非義之財. 你不受. 你不受是不以我為朋友了. 舜忙道. 豈敢豈敢. 你自己亦要使用呢. 方回道. 我獨自一人. 用度極省. 你遠下江南. 曠日持久. 川資自以多帶為是. 朋友有通財之義. 你客氣做甚麼. 舜聽了只得收受. 別了方回. 又購了些帝都所產的衣裘甘旨等. 都是鄉間所沒有的. 急急轉回家鄉. 却不敢去見父母. 私下來訪秦老. 衣裘甘旨等. 就託秦老轉致. 並將這次下江南. 訪巫咸. 求醫藥的意思. 亦請秦老轉陳. 此行歸期遲速難卜. 並請秦老不時去安慰父母. 不要懸念. 秦老一一答應. 舜即悤悤就道. 到了王屋山. 時適夏令. 赤日當空. 不免有點炎熱. 遠望有人家. 就想過去借坐乞漿. 只見朝南的三間草屋. 屋中一個老者. 正在午睡. 兩旁冊滿架. 舜料想是個隱君子. 不敢驚動. 只在門前大樹下稍憩.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