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一日遇十瑞祗支國貢重明鳥

 

且說帝堯自即位以來. 不知不覺. 已是七十載了. 此七十載之內. 可說他無日不在憂勤之中. 初則以天下之難治為憂繼則以洪水難平為憂. 要想尋一個賢人. 將這萬斤重擔. 交付與他. 可是大家亦很乖巧. 沒有人肯上這個當. 而尋常的人. 希望大位的. 帝堯亦決不肯輕易將天下讓他. 只能仍舊自己擔任. 他的苦處. 真是不可勝言. 到得七十載的這一年. 水患雖則仍舊未平. 但是以他的至德化導. 與大司農大司徒四岳百官之勤求治理. 天下實在已經太平之至. 不過到處汪洋大水. 民人不能得平土而居. 留有這個缺點罷了. 然而雖則如此. 民人衣食. 仍是綽乎有餘. 除不幸的幾個人民. 為大水所淹. 為猛獸所噬外. 其餘都是熙熙皞皞. 絶無愁苦之容. 更無怨恣之事. 民心既和. 感應自懋. 這時上天所降的祥瑞. 真不可以數計. 前面所載蓂草生庭. 屈軼生庭. 麒麟遊郊. 獬豸遊郊等等. 還是陸續發現的. 這年子的祥瑞真多了. 最要緊的記他幾個就是(一)景星出於翼. 景星狀如半月. 生於每月晦朔之時. 因為那時沒有月亮. 他就出來代替. 可以給人民夜作. 其益甚大. 做君主的. 能彀不私於人的德行. 景星方才出現. 黃帝時曾經出現過一次. 帝堯四十二載. 亦出現過一次. 這次又是一次了. 翼星是二十八宿之一. 共有二十二顆. 在南方. 色赤. 堯是翼星之精. 所以兩次景星. 都出於翼. (二)鳯凰止於庭. 自從帝嚳崩逝之後. 鳯凰久已不見. 這時又來飛集於庭. 那旁邊有一座阿閣. 閣旁有一株讙樹. 鳯凰就作巢在讙樹之上飛鳴不去. 當時百姓. 就作了幾句歌詞. 稱道這事. 其歌曰. 鳯凰秋秋. 其翼若干. 其鳴若蕭. 有鳯有鳯. 樂帝之心. (三)曆草生於階. 帝都在平陽時. 曾生蓂莢曆草. 但是帝都遷移. 那蓂莢亦隨水而湮沒了. 現在又復生於階. 旁邊又添生一種朱草. 是個百草之精. 其狀如小桑. 長三四尺. 枝葉皆丹如珊瑚. 其汁如血. 其葉生落隨晦朔. 與蓂莢無異. 這兩種並生在階下. 真是奇異之至. (四)神龍見於沼. 帝堯宮中有一沼. 畜養魚類. 忽有神龍棲息其中. 變化隠見. 有時蟠曲如秋蛇. 有時飛起空中. 夭嬌數百丈. 鱗甲耀日. 真是奇觀. (五)箑脯生於廚. 帝堯庖廚之中. 忽生一肉. 其薄如箑. 其狀如蓬. 大枝小根. 根細如絲. 搖動起來. 習習風生满廚清涼. 雖在夏天. 食物寒而不臭. 而且能彀殺蠅. 一名叫作倚扇. 大概做帝王的孝道至. 則箑脯出. 真是不常有之異物. (六)芻化為禾苗. 宮中儲藏的芻草. 忽然盡化為禾. 每枝七莖. 連三十五穗民間所種的禾苗. 亦是如此. 大家都叫他嘉禾. 大概做帝王的恩德下淪於地. 則嘉禾生. (七)烏化為白. 宮中樹上. 烏巢甚多. 烏初生時. 母烏哺他六十日. 等到小烏大了. 他反哺其母. 也是六十日. 因此人都叫他慈烏. 亦叫他孝烏. 帝堯不許人去驅捕他. 但嫌他色黑不好看. 那知一夜之間. 烏色盡化為白. 真是異聞. (八)禽變五色. 鳯凰來後. 又有鷥鳥飛來. 那鷥鳥出在女牀山. 他的聲音. 合於五音之節. 其形如雞. 其色如翟. 備具五采. 而以赤色為多. 是個南方火離之鳥. 帝堯兼是火星之精. 所以感召鷥鳥. 鳯凰飛來. 是普通聖主之感應. 鷥鳥飛來. 是帝堯特有之感應. 鷥鳥來後. 留下一對鷥雛. 歲歲來集. 而宮中所有之禽. 亦此統統化為五色. 彷彿受了鷥鳥的感化所致. 這亦是異事. (九)神木生蓮. 宮中有一株大木. 忽然開花. 彷彿夏日之蓮. 香聞四遠. 當初堯在黟山時. 看到木蓮. 甚為賞愛. 曾有重來之意. 但是水患如此. 堯那裏有功夫去重遊. 天或者可憐他的境遇. 特地使木蓮生於宮中. 以慰其心. 亦未可知. 不然那裏會有此種異事呢. (十)甘露潤澤. 醴泉出山. 甘露是神露之精. 其味甘. 其色有青. 有黃. 有玄. 有朱. 有丹. 大概人主恩及於物. 則甘露下降. 這是歷代不常有的祥瑞. 醴泉就是美泉. 其甘如醴. 其生無源. 大概人君德茂. 世界清平. 則醴泉溢出. 亦難得之物也. 以上各種. 同時並集. 所以當時有一日十瑞之稱. 但是還不止此. 一日. 羲和考察天文. 奏知帝堯. 說道. 某月某日某時. 日月如合璧. 五星如聯珠. 這亦是極難. 得的祥瑞. 從前天地開闢的時候. 逆算起來. 這日正是甲子冬至日. 曾經有過一次. 這回才是第二次呢. 於是大小臣工. 以及百姓. 得到這許多喜祥. 莫不對於帝堯. 謳歌頌祝. 但帝堯仍是謙讓不居. 一日和仲來奏. 說祇支國. 遣使來進貢了. 帝堯忙命. 照着禮儀招待. 這次祇支國所進貢的. 是一隻異鳥. 其狀如雞. 兩隻翅膀的羽毛. 脫落殆盡. 只賸了兩隻肉翅. 形狀甚為難看. 帝堯料他遠道來貢. 必有特異之處. 便問那使者道. 此鳥叫什麼名字. 有什麼特異的功能. 那使者道. 此鳥兩目都有兩個眼珠. 所以叫作重明鳥. 亦叫重睛鳥. 他的氣力很大. 能彀搏逐猛獸. 他鳴起來. 其聲如鳯. 一切妖災羣惡. 都遠遠避去. 不能為害. 實在是一種靈鳥. 所以小國之君. 特遣陪臣. 前來貢獻. 望乞賞收. 帝堯道. 他的羽毛. 尚不完全. 那裏還能搏逐猛獸呢. 使者正欲開言. 那知這重明鳥. 竟似有知識似的. 聽了帝堯之言. 頓時引吭長鳴. 聲音果然似鳯. 忽而閃起兩隻肉翅. 騰舉空中. 繞殿飛了一帀. 直出庭中. 且飛且鳴. 那時巢在阿閣的鳯凰. 和飛集的鷥鳥. 聽了他的鳴聲. 亦一齊飛鳴起來. 與他倡和. 聲音和諧. 非常悅耳. 這時叔均在殿上. 看見重明鳥出殿而去. 不禁叫道. 啊喲. 逃去了. 那使者笑道. 不會不會. 就要來的. 歇了一回. 果然仍飛回來. 同時在階上的侍衛. 忽然看見空中有無數群鳥. 向北而飛. 非常迅速. 後來打聽. 才知道都是臬鴟之類. 大約聽到了重明鳥的鳴聲. 而逃到絶漠去的. 從此. 重明鳥所在. 數百里之內. 竟無臬鴟惡鳥. 真是奇怪之事. 且說帝堯看到重明鳥如此情形. 知道他果是靈鳥. 便問使者道. 他的羽毛終年如此麽. 使者道. 不是. 他的羽毛時長時落. 此時適值他解翮之時. 所以如此. 帝堯道. 那未他喫甚麽. 使者道. 通常他在外面. 不知道喫甚麽. 如若人喂飼他起來. 須用瓊玉之膏飴之. 帝堯道. 朕素來不寶遠物. 不尚珍異. 念貴國君. 殷殷厚意. 而承貴使者萬里而來. 朕却之不恭. 不能不受了. 請貴使者歸國. 代朕致謝. 是所至感. 當下欵待使者. 優禮有加. 報禮亦從厚. 使者勾留多日. 歸國而去. 這帝堯君臣. 商量留養重明鳥之法. 帝堯道. 他是靈鳥. 與鷥鳯一般. 不可以樊籠屈之. 任其來去可也. 況且養他起來. 須用瓊膏. 未免太奢. 朕那裏有這許多瓊玉. 來供給他呢. 羣臣聽了. 都以為然. 於是將重明鳥安放在樹林之中. 聽其自由. 那重明烏從此飛來飛去. 總在帝都附近. 幾百里之內. 所有豺狼虎豹. 都給他搏撀殆盡. 人民往來便利不少. 民間人家. 偶有妖異或不祥之事. 只要重明鳥一到. 妖異立刻潛踪. 不祥之事. 化為大吉. 假使山林川澤. 猛獸為患. 只要聽見重明鳥的鳴聲. 猛獸無不遁逃. 因此人人將這重明鳥. 奉若神明. 沒有一家不灑掃門戶. 延頸跂足的望他來. 那重明鳥在帝都住了幾時. 忽然飛去. 後來一年之中總來一次. 又後來幾年之中. 才來一次. 大家盼望得急了. 有人想出方法. 將木頭彫出一個重明鳥之像. 或用金鑄一個重明鳥之像. 安放在門戶之間. 那知亦竟有靈一切魑魅醜類. 居然亦能彀退伏. 所以後世的人. 於每年元旦這日. 或者刻木或者鑄金或者繪畫一隻雞的形狀. 在窗牖之上就是重明鳥的遺像故事. 間話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