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尊因外道問:「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歎曰:「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人。」作禮而去。阿難問佛外道得何道理,稱讚而去。世尊曰:「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


  世尊於涅槃會上,以手摩胸告眾曰:「汝等善觀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勿令後悔。若謂吾滅度,非吾弟子;若謂吾不滅度,亦非吾弟子。」時百萬億眾,悉得契悟。


  世尊一日陞座,迦葉白椎曰:「世尊說法竟。」下座。


  世尊示隨色摩尼珠問五方天王,此珠而作何色,時五方天王,互說異色。世尊藏珠復檯手曰,此珠作何色。天王曰:「佛手中無珠,何處有色。」世尊曰:「汝何迷倒之甚,吾將世珠示之,便強說有青黃赤白色。吾將真珠示之,便總不知。」時五方天王悉自悟道。


  世尊一日,因文殊在門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門來。」文殊曰:「我不見一法在門外,何以教我入門。」


  世尊嘗在尼律樹下坐次,因二商人問:「世尊還見車過?」曰:「不見。」「還聞否?」曰:「不聞。」「莫禪定否?」曰:「不禪定。」「莫睡眠否?」曰:「不睡眠。」商人乃歎曰:「善哉!善哉!世尊乃覺而不見。」世尊說偈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世尊嘗於阿難行次,見一古佛塔,世尊便作禮。阿難曰:「此是什麼人塔?」世尊曰:「過去諸佛塔。」阿難曰:「過去諸佛是甚麼人弟子?」世尊曰:「是吾弟子。」阿難曰:「應當如是。」


  世尊一日陞坐,大眾集定。文殊白椎曰:「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世尊一日勒阿難:「食時將至,汝當入城持缽。」阿難應諾。世尊曰:「汝既持缽,須依過去七佛儀式。」阿難便問:「如何是七佛儀式?」世尊召阿難。阿難應諾。世尊曰:「持缽去。」

 

  世尊因黑氏梵志運神力,以左右手擎合歡、梧桐花兩株來供養佛,佛召:「仙人!」梵志應諾。佛說:「放下它。」梵志便放下左手一株花。佛又說:「放下它。」梵志又放下右手一株花。佛仍說:「放下它。」梵志說:「世尊,我已兩手皆空,更教放下個什麽?」  
佛說:「我不是教你放下這兩株花,而是教你放捨外六塵、內六根、中六識。一時捨卻,無可捨處,就可超離死生了。」梵志於言下悟無生忍。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