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問天柱禪師:「達磨未來此土時,還有佛法也無?」師曰:「未來且置,即今事作麼生?」曰:「某甲不會,乞師指示。」師曰:「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講《華嚴經》僧問威禪師曰:「真性緣起,其義云何?」威良久。師遽召曰:「大德!正興一念間時是真性中緣起。」其僧言下大悟。


  道欽禪師。馬祖令人送書到,書中作一圓相。師發緘,於圓相中作一點,卻封回。


  天台山雲居智禪師。嘗有華嚴院僧繼宗問:「見性成佛,其義云何?」師曰:「清淨之性,本來湛然,無有動搖,不屬有無、淨穢、長短、取捨,體自翛然,如是明見,乃名見性。性即佛,佛即性,故曰:『見性成佛。』」


  鳥窠通林禪師,有侍者會通,一日欲辭去,師問曰:「汝今何往?」對曰:「會通為法出家,和尚不垂慈悔,今往諸方學佛法去。」師曰:「若是佛法,吾此間亦有少許。」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師於身上,拈起布毛吹之,通遂領悟玄旨。


  泐潭準和尚因侍者告辭,書偈授之云:「鳥窠吹布毛,老婆為侍者,今古道雖同,寶峰不然也,二月三月時,和風滿天下,在處百花開,遠近山如畫,岐路春禽鳴,高巖春水瀉,頭頭三昧門,虛明周大野,好個真消息,書送汝歸舍。」


  坦然、懷讓二僧,問嵩嶽慧安國師:「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何不問自己意。」曰:「如何是自己意?」師曰:「當觀密作用。」曰:「如何是密作用?」師以目開合示之,然於言下知歸,讓乃即謁曹溪。


  司空山本淨禪師。偈曰:「見聞覺知無障礙,聲香味觸常三昧,如鳥空中只麼飛,無取、無捨、無憎愛,若會應處本無心,始得名為觀自在。」


  南陽慧忠國師。肅宗問:「如何是十身調御?」師乃起立曰:「會麼?」帝曰:「不會。」師曰:「與老僧過淨瓶來。」又曰:「如何是無諍三昧?」師曰:「檀越蹋毘盧頂上行。」帝曰:「此意如何?」師曰:「莫認自己清淨法身。」


  師問紫璘供奉:「佛是甚麼義?」曰:「覺義。」師曰:「佛曾迷否?」曰:「不曾迷。」師曰:「用覺作麼?」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