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衣逃舜舜問於丞

一日. 帝舜視朝. 得到北方諸侯的奏報. 說道. 那年從恆山飛下之石. 此刻又飛到太原了. 帝舜聽了. 大為詫異. 暗想. 上次飛石. 或許是阻我北進. 此次又飛. 是何意思呢. 莫非那日祀禮太草率麽. 想罷. 帶了從臣. 來到太原. 親自攷察. 果見那塊安王石. 直立在那裏. 帝舜於是叫人. 就地蓋起一所祠宇來. 供奉此石. 併且祭祀一番. 然後再向東北而行. 越過恆山. 想到從前第一次出門時. 所耕之歷山. 此刻不知如何景象. 一時懷舊情深. 就屏去了騶從. 獨帶一個侍衛之士. 前往觀看. 只見那邊阡陌縱橫. 村落錯綜. 已不是從前那種深山氣象了. 前日所耕種之田. 已無遺跡可尋. 只有和靈甫遇到的地方. 還依稀可認. 舜徘徊了一回. 不免想到雒陶. 秦不虛等人. 此刻不知都在何處. 正在慨歎. 忽聽得有人叫道. 蒲衣先生. 難得. 你幾時來的. 帝舜回頭一看. 原來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 正在緩步逍遙. 那問他的人. 却是個婦人. 只聽那男子答道. 我來不多日呢. 那婦人道. 蒲衣先生. 你有多年不到此地. 難得今朝又來. 請到舍間坐坐罷. 說着. 就邀那男子到路旁一間草屋之中去了. 帝舜聽見蒲衣二字. 就想到從前師事的那個八歲神童. 如今有幾十年不見. 那面貌當然認不出了. 然而估量年紀. 那神童到今日. 正是差不多. 不要就是他罷. 回想自己攝位之後. 這幾個舊時師友. 無日不在飭人探訪之中. 可是沒有一個尋着. 如今覿面相逢. 寧可認錯. 不可失之交臂. 想罷. 就要到草屋中去訪問. 繼而一想. 終覺冒昧. 後來決定主意. 先叫衞士去探問他. 是否豫州人. 幼時是否住在有熊之地. 此刻住在何處. 衞士答應去了. 帝舜獨自一人. 回到行營. 隔了多時. 衞士還報. 說道. 那男子的確是豫州有熊地方人. 現在寓居西村一個親戚家中. 帝舜大喜. 次日一早. 率領從人. 前到西村去訪蒲衣. 一訪就遇到. 說起從前之事. 蒲衣方才記得. 竭力謙抑. 帝舜便問他幾十年來的經過. 又將自己的經過. 細細告訴了他一番. 併勸他出來擔任國家之事. 說道. 老師從前主張. 以禮敬教人. 倘肯擔任國事. 那末蒼生受福無窮. 弟子情願退居臣僚. 恭聽指揮. 務請老師以天下為重. 勿再高蹈. 蒲衣聽了. 笑道. 承足下如此推愛. 容某細思之. 如無他種牽掣. 敬當遵命. 於是訂定明日再行相見. 到了次日. 帝舜一早去訪. 那知他的親戚說道. 蒲衣先生. 昨日連夜動身出門. 不知到何處去了. 帝舜料想他必是逃避. 尋他無益. 不勝惆悵. 然而也無可如何. 只好再向東北行. 一日. 到了幽州界上. 帝舜想起幽州的鎮山. 是醫無閭山. 據伯禹說. 是很聳秀的. 我何妨去一遊呢. 想罷. 就徑到醫無閭山. 只見那山勢掩映六重. 峯巒秀拔. 果然是座名山. 山上產一種石. 似玉非玉. 據土人說. 名叫珣玕琪「現在叫錦石」很為可愛. 帝舜遊歷一遍. 從西南下山. 只見下面竟有一座城池. 便問土人. 才知道名叫徒河城. 現「在遼寧省錦縣西北. 相傳虞舜時已有此城」原來當地之人. 因為看見鯀造隄防. 仿照他的方法來造的. 當時有城郭地方並不多. 所以帝舜看了稀奇. 這時徒河城裏有一個官吏. 出來迎接. 帝舜看他古貌古心. 盎然道氣. 便和他談談. 問他是什麼官. 那人道是丞. 帝舜道你曾學過道麽. 丞道. 學過的. 帝舜道. 道可得有乎. 丞答道. 汝身非汝有也. 汝何得有其道. 帝舜聽了不解. 又問道. 吾身非吾有也. 孰有之哉. 丞曰. 是天地之委形也. 生非汝有. 是天地之委和也. 性命非汝有. 是天地之委順也. 孫子非汝有. 是天地之委蛻也. 故行不知所往. 處不知所持. 食不知所味. 天地之彊陽氣也. 又胡可得而有也. 帝舜聽了他這番超妙的話. 知道他亦是個探玄之士. 不覺非常欣賞. 便擬邀他同到帝都去. 授他一個大位. 那丞再三固辭. 帝舜不能勉強. 嗟歎了一回. 只得率領從人. 徑回蒲坂. 剛到國門.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