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與害人

 

      楚恭王率軍在鄢陵同晉兵血戰。鏖戰正酣,恭王的眼睛被箭射中,只得鳴金收兵。大將軍司馬子反回到營帳,直嚷口渴要水喝。他的僕人陽穀隨軍多年,十分愛戴自己的主人,知道主人酷愛喝酒,馬上取出一罈酒來讓他解渴。子反素來碰上酒就難停杯,這一次自然又喝得爛醉。

 

      楚恭王包紮完畢,準備復戰,派人去叫子反。子反醉在床,動彈不得,便推說心痛,不能出戰。恭王聽說了,親自去探望,一揭開帳帷,就聞到濃烈的酒臭,頓時大怒:「今日激戰,寡人親受重傷,指揮全軍便依靠你了,誰知道你會這樣胡來,你是準備亡國嗎?你還能率領兵士嗎?算了,這個仗也打不成了。」

 

      於是,楚恭王撤回軍隊,並將司馬子反按軍法斬首了。

 

           

      楚恭王與晉人戰於鄢陵。戰酣,恭王傷而休。司馬子反渴而求飲,豎陽穀奉酒而進之。子反之為人也,嗜酒而甘之,不能絕於口,遂醉而。恭王欲復戰,使人召司馬子反,辭以心痛。王駕而往視之,入幄中而聞酒臭。恭王大怒曰:「今日之戰,不穀親傷,所恃者司馬也;而司馬又若此,是亡楚國之社稷,而不率吾眾也。不穀無與復戰矣。」於是罷師而去之,斬司馬子反為僇。

《淮南子‧人間訓》

 

 

【今解】 

 

      司馬子反貽誤戰機,違犯軍法,他的僕人陽穀要負很大的責任。陽穀明知戰況緊急,卻只是想到讓自己的主人喝酒高興,不去考慮這樣做可能會產生的後果,主觀願望是愛主人,客觀效果呢?恰恰是害了他。由此可見,利與害的效果並不是個人願望可以決定的,不懂得掌握確切的時間、環境和條件,利人是可以變成害人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