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國皆狂

 

      很久以前,在偏僻的南方有一個小國家。這個小國家裏沒有河流,只有一眼山泉,名叫「狂泉」,凡是吃了這眼泉水的人,個個都會發狂。於是,通國的人都發狂,有的癡癡呆呆,有的嘻嘻哈哈,或蓬頭裸身,或齜牙咧嘴,或豎蜻蜓,或翻筋斗,總之千姿百態,什麼都有。只有國王,他不飲狂泉水,自己在後院挖了一口井,汲井水喝,所以全國唯獨他一個人安然無恙。

 

      老百姓發現國王不吃狂泉,而且言行舉止與眾不同,都認為國王一定是發了狂,便聚集在一起商議,決定幫國王治療狂病。大家湧進王宮,把國王按倒在床,有的用針亂戳,有的用火艾亂燒,有的拿莫名其妙的藥往國王嘴裏塞,有的在國王全身到處亂摸亂擠。國王被折磨得嗷嗷亂叫,實在吃不消這般苦楚,只好讓大家架到狂泉邊,也喝了幾口泉水。喝完後,國王也馬上發了狂。這時候,舉國上下,無論君臣大小,都狂成一片,到處鬼歌狼嗥。

 

           

      昔有一國,國中一水,號曰「狂泉」。國人飲此水,無不狂;唯國君穿井而汲,獨得無恙。國人既并狂,反謂國主之不狂為狂,於是聚謀,共執國主,療其狂疾,火艾針藥,莫不畢具。國主不任其苦,於是到泉所,酌水飲之,飲畢便狂。君臣大小,其狂若一,眾乃歡然。

《宋書‧袁粲傳》

 

 

【今解】

 

      舉國皆狂,看來荒唐可笑,實則發人深省。當一種被少數人掀起和利用的錯誤思潮席捲而來的時候,它像「狂泉」一樣毒害人們,形成人們頭腦中的偏見和習慣,大有「舉國若狂」之勢。於是,真理被踐踏了,是非被歪曲了,那些頭腦清醒、堅持真理的正常人,反被誣為狂人、瘋子,受到「火艾針藥,莫不畢具」的折磨。究竟誰是狂人,誰是正常人,當然該由歷史來鑒定;對於真的狂人,也只有事實才能使他們清醒,思想趨於端正。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