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作南風歌舜作衣裳

且說帝舜一日退朝之後. 在宮中穿了一件單衣. 娥皇女英. 在旁邊侍立. 閒着無事. 就取過一面五絃琴來彈彈. 以此消永晝. 原來舜本有五絃之琴. 後來帝堯給加了兩條. 以合君臣之恩. 就變為七絃琴. 如今堯既殂落. 而舜自己又做了天子. 所以於七絃琴之外. 又造了一面五絃琴. 以復其舊. 這日. 天氣酷暑. 南風習習吹來. 雖稍解炎熱. 而終有點暑意. 舜彈了一回. 忽然想起早間上朝時. 大司徒所奏的話來了. 那大司徒所奏的話. 就是京城蒲坂之東. 有一個大澤. 方五六百里. 本來是山海極東面的一個最窪之處. 山海宣洩之後. 這個窪地之水. 無從宣洩. 因此變成一個鹽湖. 「現在山西省安邑縣解縣之間」四圍居民. 就拿這湖水來曬鹽. 每到夏天. 南風大起. 則出鹽甚多. 唐虞之世. 鹽利並沒有收歸官有. 任百姓曬取買賣. 大司徒因見連日南風大盛. 鹽出甚多. 所以報告帝舜. 帝舜非常欣悅. 這時正在彈琴. 吹着南風. 不禁想道. 遂作成一歌. 譜入琴絃之中. 彈起來. 其詞日南風薰兮. 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風之時兮. 可以皁吾民之財兮. 彈完之後. 汗流竟體. 那作袴衣已滲濕. 女英就忙去拿了一件來. 替舜更換. 娥皇看見那件衣衫. 將有破象. 就說道. 這衣快要破了. 再換一件罷. 帝舜道. 不妨. 今日已不出外. 且待明日再換. 女英笑道. 帝的儉德. 可謂和先帝一樣. 先帝當日在宮中. 夏日布衣掩形. 冬日鹿裘禦寒. 敝了不輕改作. 亦是如此的. 不過祭祀的時候. 朝覲大典的時候. 那衣冠却是非常華美. 現在帝連朝覲祭祀的衣冠. 仍是朴素. 未免太儉了. 帝舜道. 汝言甚是. 我亦正在此計劃. 不過究意如何一種式樣. 現在尚未確定. 因此遲遲. 將來一定要做的. 娥皇道. 先帝那件冰蠶繭衣服. 實在華麗珍貴. 此刻由丹朱拿去了. 聽說這種冰蠶. 出在什麼東海員嶠山上. 路雖則遠. 但是大司空和董父等. 都有騎龍御風之術. 何妨叫他們去求呢. 為宗廟朝廷禮制所繫. 並非為一已的嗜好奢華. 想來亦無妨於君德. 帝舜忙道. 這個不行. 一則. 此種瑣事. 烏可以煩勞大臣. 二則. 員嶠山是仙山. 無緣之人. 豈能輒到. 三則衣服以行禮為主. 但求華美. 不必貴重. 更不必與前朝一律. 祗要合禮就是了. 二女聽說. 亦不言語. 過了幾. 舜果然將一種衣裳的式樣想好. 叫二女剪裁成功之後. 就去尋畋首. 叫他作畫. 畋首一看. 帳上開列要畫的. 共總有十二項. 一項是日. 一項是月. 一項是星辰. 一項是山. 一項是龍. 一項是華蟲. 「就是雉雞」一項是宗彝. 一項是火. 一項是粉米. 一項是黼. 一項是黻. 不禁笑道. 二哥. 這件衣裳. 做成之後. 穿起來. 真可謂華麗極了. 想來這許多拉拉雜雜的東西. 湊在一起. 二哥必定有所取義的. 請先和我講明白了. 我好畫. 帝舜道. 這個不難明白. 愚兄忝為天子. 天子上法乎天. 日月星辰三項. 就是取他高高在上. 照臨無私的意思. 天子一舉一動. 關係天下非淺. 所以最好多靜而少動. 庶幾能鎮壓得住. 靜而能鎮. 莫過於山. 所以用山. 天子喜怒一切. 不可給臣下能彀窺測. 以致有揣摩迎合的弊病. 龍是飛勝神靈. 變化不測的動物. 所以要用這個龍. 華蟲的羽毛. 五采俱備. 非常美觀. 用華蟲. 就是取他的文彩. 這六項在衣上. 都是畫. 畋首道. 龍我沒有看見過. 畫不來. 帝舜道. 不打緊. 黃澤地方的龍. 我改日和你去看罷. 畋首指着宗彝問道. 這是什麼東西. 我更沒有看見過. 帝舜道. 宗彝就是蜼. 形似獼猴. 而尾甚長. 鼻孔向天. 天將下雨. 他恐怕雨入鼻中. 就用尾將鼻孔塞住. 出在鬼方. 「現在貴州省思南縣」有山名叫甑峰. 形如甑. 故以為名. 其山盤亘數百里. 人跡不易到. 相傳宗彝就出在此山地方. 畋首笑道. 那末何取義呢. 帝舜道. 他是個孝獸. 他們種類. 多巢居於樹林. 老者居上. 子孫以次居下. 老者不常出. 子孫居下者出. 得果. 即傳遞至上. 上者食畢. 傳遞至下. 下者乃敢食. 我用宗彝. 就是取他的孝. 畋首道. 原來如此. 但是沒有寶物看見. 我怎樣畫呢. 帝舜道. 大司空山海經上. 或者有圖. 我去借來看罷. 否則想像畫亦好. 何必一定確肖呢. 畋首道. 粉米甚難畫. 畫在那裏. 不像個東西. 像一撮甚麼似的. 帝舜道. 不打緊. 只要像而已矣. 好在畫了之後. 還要綉. 綉起來或許好看些. 畋首道還要繡麽. 帝舜道. 這六項在裳上都是繡的. 畋首道. 什麼取義呢. 帝舜道. 藻是水草. 取其清潔. 火取其明而利用. 粉米取其養人. 黼祗要畫一柄斧頭. 取其有決斷. 黻是寫兩個大已字. 一正一反. 東西相背. 取其有辨別. 這十二項的用意. 是如此了. 畋首聽了. 點頭無語. 後來帝舜和畋首去看了一回龍. 又向大司空處借了宗彝的稿本來. 那極華麗的衣裳. 居然畫好繡好. 帝舜穿了. 郊天祭地. 以後遂成為定制.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