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有卑父之謗

一路問難之時. 忽見前面. 有一個衣服華麗的白髮老者. 由許多人扶掖着. 上車面去. 百姓之中. 有認識他的. 一齊嚷道. 這個不是天子的父親瞽叟麽. 大家一看. 正是瞽叟. 原來瞽叟. 因為聽見今日舉行郊祀大典. 又奏詔樂. 非常歆羨. 不給帝舜知道. 乘夜私自坐車出城. 雜在眾多百姓之中. 入廟觀看. 如今歸去. 却被眾百姓看出了. 一就老百姓就說道. 聖天子的行事. 我項項都佩服. 便是他的大孝. 我亦很佩服. 不過他既然做了天子之後. 對於他的父母. 應該加上一個尊號. 才是尊重父母之意. 譬如今天這樣的大典. 如果他父親已有了一個尊號. 那末在祭祀之中. 就可以派到一個職司. 堂而皇之. 在裏面觀看. 不會像我們百姓. 在堂下廟外. 擠擠望望了. 況且他對於兄弟. 尚且封他一個諸候做做. 獨有他的父親. 仍舊是個庶人. 未免太卑父母了. 我所不佩服的. 就是這一點. 內中有一個老者道. 我想聖天子素來大孝. 他的不加父母以尊號. 必有一個理由. 我們不知道罷. 那人道我想有什麼理由. 無論如何. 身為天子. 父為匹夫. 總是說不過去的. 不提眾多百姓. 一路議論紛紛. 且說帝舜祀事既畢之後. 在別室修息. 大家以鳳凰來儀之禎祥. 都歸功於帝舜所作之簫. 於是那個韶樂. 以後就叫作簫韶. 亦叫韶箾. 帝舜因為樂正夔制作有功. 亦封他一個地方. 就是現在四川省奉節縣. 從前叫夔州府. 因樂正夔的封地而得名. 後來帝舜又叫夔制造各種之樂. 以賞賜有功的諸候. 又叫他做主賓客之官. 以招待遠人. 這都是後話不提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