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王葬馬 

      楚莊王酷愛養馬,把那些最心愛的馬,都披上華麗的綢緞,養在金碧輝煌的廳堂裏,睡清涼的席床,吃美味的棗肉。有一匹馬因為長得太肥而死了。楚王命令全體大臣致哀,準備用棺裝殮,一切排場按大夫的葬禮隆重舉行。左右大臣紛紛勸諫他不要這樣做,楚王非但不聽,還下了一道通令:「誰敢為葬馬的事對我說話的,一律殺頭。」 

      優孟聽說了,闖進王宮就嚎啕大哭。楚王吃驚地問他為什麼哭,優孟回答:「那匹死了的馬啊,是國君最心愛的。像楚國這樣一個堂堂大國,卻只用一個大夫的葬禮來辦馬的喪事,未免太不像話。應使用國君的葬禮才對啊!」 

      楚王說:「照你看來,應該怎樣呢?」 

      優孟回答:「我看應該用白玉做棺材,用紅木做外,調遣大批士兵來挖個大墳坑,發動全城男女老弱來挑土。出喪那天,要齊國、趙國的使節在前面敲鑼開道,讓韓國、魏國的使節在後面搖幡招魂。建造一座祠當,長年供奉牠的牌位,還要追封牠一個萬戶侯的諡號。這樣,就可以讓天下人都知道,原來國君把人看得很輕賤,而把馬看得最貴重。」 

      楚王說:「我的過錯就這樣大嗎?好吧,現在應該怎麼辦呢?」 

      「事情好辦,用頭為,銅鍋為棺,放些花椒桂皮,生薑大蒜,把馬肉燉得香噴噴的,讓大家飽餐一頓。 

      優孟者,故楚之樂人也,長八尺,多辯,常以談笑諷諫。楚莊王之時,有所愛馬,衣以文繡,置之華屋之下,席以露床,啗以棗脯。馬病肥死,使群臣喪之,欲以棺大夫禮葬之。左右爭之,以為不可。王下令曰:「有敢以馬諫者,罪至死。」優孟聞之,入殿門,仰天大哭。王驚而問其故。優孟曰:「馬者,王之所愛也,以楚國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禮葬之,薄,請以人君禮葬之。」王曰:「何如?」對曰:「臣請以雕玉為棺,文梓為,楩楓豫章為題湊,發甲卒為穿壙,老弱負土,齊趙陪位於前,韓魏翼衛其後,廟食牢,奉以萬戶之邑,諸侯聞之,皆知大王賤人而貴馬也。」王曰:「寡人之過一至此乎?為之奈何?」優孟曰:「請為大王六畜葬之,以壟為,銅歷為棺,齎以薑棗,薦以木蘭,祭以粳稻,衣以火光,葬之於人腹腸。」

《史記‧滑稽列傳》

 

 

【今解】 

      對人主「批逆鱗」是不好弄的。在楚王面前,大概已有過不少進諫者因正面諫阻而觸過霉頭了,優孟改用一種先順後逆的進諫方式,先引起楚王的好感,然後用從表面上極力誇大葬馬從優的主張來進一步迎合楚王愛馬心理,實質上是更加徹底地暴露了這主張的無比荒謬及其莫大弊害,達到了使楚王幡然悔悟的目的。可見對人做思想工作,包括進諫在內,要特別注意方式與方法,哪種方式最易使對方接受就採用哪種方式。而「將欲廢之,必固興之」,這一觀點,是首先值得考慮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