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溺水作湘神

且說帝妃帝女等. 在那監造墳工之時. 眼見憑霄雀這等靈異. 益信帝舜升仙之事是不假. 但照古人製字的意思看起來. 人在山上曰仙. 那末雖則上升. 或者仍舊在這山上. 亦未可知. 不過肉眼看不見罷. 看到這座大山. 有九個峰頭. 峰峰相似. 究竟在那一個峰頭呢. 姊妹互相猜度. 疑心不已. 後人因此給此山取名九疑山. 等到墳工造完. 姊妹兩個. 秉着虔誠. 向墳前祝告一番. 一定要請帝舜下凡相會. 或者示以夢兆. 祝畢之後. 又要求登北氏. 許他們徧歷九個峰頭. 尋訪父親踪跡. 登北氏也答應了. 那知歷徧九個峰頭. 並無影響. 夜間也無夢兆. 二女不覺又悲哀欲絕. 登北氏恐怕他們哭壞身體. 只好自己止住悲傷. 勸他們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趕快回去罷. 二女無法. 只得遙向九疑山. 及帝舜墓. 痛哭一塲. 就和眾人起身. 一日. 到瀟水與湘水相會之處. 從人己預備船隻. 大家舍車登舟. 二女上船之後. 那思親之念. 仍不能已. 這時適值九月望後. 秋高氣爽. 一輪明月蕩漾中天. 與水中的月影相輝映. 二女晚餐之後. 不能安寢. 正在與登北氏閒談. 忽聽得空中一片音樂之聲. 宵明疑心道. 不要是父親下凡與我們徑會麽. 燭光道. 我們到船頭上去望望罷. 說着姊妹兩個. 就起身攜手. 相向船頭. 登北氏和侍女等. 亦隨後跟來. 那知二女到得船頭. 不知如何. 立足不穩. 徑向水中雙雙跌了下去. 只聽得撲通一聲. 浪花四濺. 登北氏大喫一驚. 狂呼救命. 那時夜色深了. 船中人都已熟睡. 聽見登北氏狂叫. 大家從夢中驚醒轉來. 問明原故. 才紛紛各找器械. 前來撈救. 正在擾攘之際. 登北氏忽然看見二女. 自江中冉冉而出. 裝束與前大不相同. 一齊向登北氏襝袵. 說道. 女兒等本來是此水之神. 偶然謫墮塵世. 現在蒙父親救度. 已經復歸原位了. 父親現為天上上仙. 上理紫薇. 下鎮南岳. 凡所經遊. 必有天樂導從. 剛才所聽見的音樂. 就是父親的鈞天韶樂「後世人叫他作湘靈鼓瑟」父親在天上甚安樂. 女兒等此後. 或在天上. 或在湘水中. 亦必甚安樂. 請母親萬萬勿念. 女兒等不孝. 中途睽離. 不能侍奉母親. 尚請原諒. 此刻父親在上面等着呢. 女兒等不能久留. 今去矣. 說罷. 再一襝袵. 倏忽不見. 登北氏這時. 如夢如醉. 耳有所聞. 目有所見. 但是口不能言. 手不能動. 直到二女上升之後. 方才醒悟轉來. 不禁大哭道. 汝等都去了. 叫我一人怎樣. 何妨就同了我去呢. 說着就要向船外撲去. 左右之人. 慌忙攔住. 一齊勸道. 帝妃請勿着急. 小人們一定用心的打撈. 特恐時候過久. 撈着之後. 能不能救治. 那末難說了. 登北氏道. 還要打撈他做甚麽. 剛才兩位帝女. 不是已經上天去了麽.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 大家聽了登北氏的話. 莫明其妙. 互相詰問. 都說沒有這回事. 反疑心登北氏悲驚過度. 神經錯亂了. 登北氏知道又是神仙變幻的作用. 也不再說. 走到艙內. 自去悲傷. 這裏眾人. 仍舊打撈. 直到天明. 絕無踪跡. 有幾個識水性的. 到水內探察一轉. 亦一無所見. 大家都詫異之極. 登北氏方才將夜間帝女現形情事. 說了一徧. 眾人都說道. 原來和先帝一樣的. 叫我們從那裏去覓屍首呢. 於是各自休息一回. 整棹歸去. 這一塲往返. 可算是專苦了登北氏一個. 既然尋不見帝舜. 又失去二女. 那種愁苦. 自不消說. 然而亦無可如何. 後來伯禹即位之後. 將帝舜的少子. 封他在此處. 做一個諸候. 登北氏就隨他少子. 來此就國. 與他女兒成神之處. 相離不遠. 時常可以去流連憑弔. 那荊州南部的人. 景仰二女的孝行. 又在湘水旁邊. 給他立了一個廟. 叫作黃陵廟. 春秋祭祀. 後來又給宵明上一個尊號. 叫作湘君. 給燭光上一個尊號. 叫作湘夫人.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