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卷逃舜入深山

原來此地離盤瓠石室已不遠. 帝舜想去看看那石室. 不料已走過了頭. 一日. 遇見幾個盤瓠姓子孫. 和他談談. 頗有禮貌. 而且能識中國字. 不禁詫異. 子細盤問. 才知道是一個姓善的老先生教的. 暗想這姓善的老先生. 不要就是善卷麽. 當下就問. 善老先生. 住在什麼地方. 那盤瓠子孫道. 就在前面山上石穴中. 帝舜大喜. 就叫盤瓠子孫領道. 率同眾人. 徑向前山而來. 剛到山麓. 只見一個老者. 白鬚飄飄. 拄着杖. 正在那裏飽看山色. 盤瓠子孫便指給帝舜看道. 善先生在此地呢. 帝舜即忙上前. 向之施禮. 善卷丟了杖. 亦忙還禮. 一面問道. 諸位是何處公侯. 莫非就是當今天子麽. 當下伯夷上前介紹. 善卷忙向帝舜拱手道. 聖天子駕臨. 山林生色矣. 帝舜極道仰慕之意. 善卷隨意謙遜兩句. 便說道. 帝駕既臨.且到寒舍小坐如何. 說罷. 拾起杖. 拄了先行. 帝舜等跟着. 轉過山坡. 厓下已露出一個石穴. 穴外有大石十餘塊. 善卷就請帝舜君臣. 在石上坐下. 併說道. 穴內黑暗. 不如在此罷. 帝舜道. 老先生從前遇見先帝的時候. 所居似不在此處. 善卷道. 是呀. 從前老夫住在這條沅水下流. 崇山相近. 後來受三苗氏之壓迫. 挈家遠遁海濱. 居住多年. 洪水平後. 三苗又遠竄. 老夫仍歸故里. 數年以來. 無可消遣. 忽然想起黃帝軒轅氏. 曾有書籍數千冊. 藏在此山. 老夫耄矣. 還想藉秉燭之光. 稍稍增住點學問. 因此又住到這裏來. 帝舜道. 某此來. 亦想訪求黃帝遺書. 不想就在此地. 善卷道. 此地名叫小酉山. 藏書不多. 大酉山在此東南十里. 所藏非常之富. 可惜現在已是零落無幾了. 帝舜忙問何以零落. 善卷歎口氣道. 三苗之政. 是今而非古. 凡是中國的古法. 都是他們所認為廢物. 不合時宜的. 所以對於那些藏書. 自然不去注意. 不去保護了. 那些人民. 又失於教育. 不知公德. 來此看書的人. 名曰研究古籍. 實刖形同竊盜. 自然逐漸化為烏有. 後來三苗既亡. 那些盤瓠的子孫. 又蕃衍到此地來. 他們更不知古書為何物. 拿去劈柴燒火. 任意蹧蹋. 因此黃帝所藏. 竟是無幾了. 帝舜君臣聽了. 均連連歎息. 善卷又道. 幸虧此山. 較為偏僻. 尚多存留. 老夫到此之後. 遇見人民來此觀書的. 都以公德二字和他們細講. 那盤瓠子孫. 更和他們說明古書之可寶. 不可毁棄. 又教他們識字. 以便讀書. 近來居然好得多. 帝舜道. 老先生盛德感人. 在先帝時已經著名. 如今又復如此. 真可佩服. 善卷道. 區區之力. 何足稱道. 不過老夫的意思. 窮而在下. 亦不能遯遁自甘. 抱獨善其身之宗旨. 覺世牖民. 遇有可以盡我緜力的地方. 必須盡的. 帝舜聽了.益發敬佩. 又談了一回. 帝舜便要將天下讓給善卷. 善卷笑道. 從前唐堯氏有天下的時候. 不教而民從之. 不賞而民勸之. 現在帝盛為衣裳之服. 以炫民目. 繁調五音之聲. 以亂民耳. 丕作皇韶之樂. 以愚民心. 不下之亂. 從此起矣. 老夫立於宇宙之間. 冬衣皮毛. 夏衣絺葛. 春耕種. 秋收歛. 逍遙於天地之間. 自而心意得. 吾何以天下為哉. 請帝不要再提起這話了. 帝舜被他搶白一頓. 不覺慚愧. 但見他說得真切. 也不再言. 當下就和善卷到石戶中. 翻閱了一回書籍. 時已不早. 告辭而行. 善卷送到山下. 待帝舜行後. 深恐他再來糾纏. 遂棄了小酉山的石穴. 向南方亂山之中而去. 不知其所終. 現在湖南辰谿縣西南. 有善卷墓. 想來他死於此處. 就葬於此處. 這是後話不提. 且說帝舜別了善卷. 徑向北行. 沿雲夢大澤的西岸. 逾過桐柏山. 這時已是孟秋時候. 一日. 正行之際. 路上遇着一個擔物的老者. 覺得非常面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