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之樂 

      草叢中有一口淤塞廢棄的井,井裏住著一隻青蛙。有一天,牠跳在井欄上歇涼,看見迎面爬來一隻迷路的海鱉。青蛙高興地招呼道:「快過來,你這個可憐的東西,快來看看我美妙的天堂!」海鱉爬到井欄上,探出頭看到井裏有著淺淺的一灘綠色死水。青蛙得意地指點說:「你恐怕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快樂吧!傍晚我可以在井欄上乘涼;深夜,我鑽進那只破子裏睡覺;我還可以浮在水面上做個美夢,也可以在那灘淤泥上舒舒服服打個滾。那些小蝌蚪、螃蟹哪裏比得上我快活!」青蛙唾沬四濺,越說越高興。「瞧,這都歸我一個人管轄,我愛怎麼就怎麼樣,你不想進去參觀參觀嗎?」海鱉爬向井口,可是右腿還沒進去,左腿就被井欄卡住了。海鱉只好退了回來,對青蛙說:「你聽說大海沒?」青蛙搖搖頭。海鱉說:「我就住在大海裏。大海水天茫茫,無邊無際。千里平原,不能和它相比;萬仞高峰,放進海裏也不見影子。大禹的時候,十年九澇,海水不增加一寸;商湯的年代,八年七旱,海水也不減少一分。我在大海裏無羈無絆,俯仰自由。你看,大海的快樂怎麼樣?」青蛙聽罷,鼓著眼睛,半天合不攏嘴。 

      子獨不聞夫埳井之鼇乎?謂東海之鱉曰:「吾樂與!出跳梁乎井幹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腋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虷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鱉,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卻,告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為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不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於是埳井之鼇聞之,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

《莊子‧秋水》

 

 

【今解】

       這隻井底之蛙已經成一個孤陋寡聞、夜郎自大和安於現狀的藝術表徵了。因為自己的淺薄無知,以為天下美景盡在井底,閉眼不見周圍的廣大世界,這種人實在淺薄得可笑。這隻青蛙聽說大海的遼闊,還羞愧得「規規然自失」,而那些坐井觀天的人明明落後很遠了,還要大言不慚,他們的臉皮才厚呢!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