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都太原伊獻獻圓

且說帝堯放了丹朱之後. 正是在位的五十八載. 那知隔不多時. 地又大震. 連月不止. 而且很厲害. 山崩石裂. 可怕的很. 那孟門山上的水. 更是滔滔而下. 平陽地勢低窪. 看看要被水浸沒不可居了. 帝堯正想搬到那從前預備的都城去. 誰知又有地方官來報道. 北面呂梁山上. 也開了一口. 亦有洪水從山上下來. 汨汨的沖到汾水中去. 那汾河兩岸. 日漲月高. 那一次預備的都城. 固然不可居. 就是那二次預備的都城. 雖在上流. 但是逼近昭餘祁大澤. 恐怕亦不可以居了. 帝堯君臣商議. 只得再向汾水東北. 太原地方. 相度地勢. 再建新都. (後世叫他作唐城. 在山西太原故城北一里)一方面預備新居. 一面先將物件陸續遷移. 一方面又要招呼百姓. 幫助他們遷移. 一方面又要派遣人員. 向各州考察調查. 真是忙不可解. 過了幾月. 西北方山上的. 洪水竟是滔滔而來. 平陽之地. 萬萬不能再住. 幸喜得這時. 搬到新都去的百姓. 已有十分之九. 城中所餘無幾. 但還有數百戶之多. 帝堯的意思. 處處以百姓為重. 以百姓為先. 百姓未遷移完之前. 他決不肯先適樂土. 那知這日. 竟萬萬不及待了. 西北方隄壞. 一股洪水. 直撲平陽. 頃刻之間. 城內水深三尺. 帝堯沒法. 只得率領了他的皇后散宜氏. 和子女等. 倉皇出宮. 坐了他所早經預備的船隻. 向東南而行. 到了一座小山之上. 暫時休息. 此外群臣. 除出大部分已往新都經營外. 其餘大司農大司徒的眷屬等. 都跟了帝堯逃避. 大司農等則乘舟盡量救援百姓. 使他們陸續都到小山上居住. 回首一望. 平陽一邑. 早已淪浸在水中. 連屋頂都看不見了. 估量自己所住之小山. 並不甚高. 而那股洪水的來勢. 則甚為兇猛大眾皆萬分擔憂. 這一夜不但沒得吃. 並不敢睡. 亦無可睡. 枯坐於林下草中而已. 到了次日. 左右較高的大山. 都已浸沒於洪波之中. 獨有帝堯等所住的這座小山. 却依舊兀立在大水的上面. 彷彿拔高數十丈. 浮起水面似的. 大家看了. 都不解其故. 但是水患雖則不愁. 而數百人一無糧食. 何以持久. 又無不共起憂慮. 到了第三日. 洪水逐漸向下流退. 左右的大山. 已多露出在水面之外. 但是仔細看. 自已所住的這座小山. 水線仍在原處. 並無退減. 大家更是奇異. 無不說是帝堯盛德之所致. 不然. 天生成的石山. 怎能彀隨時消長呢. 因此後人就給這座小山取一個名字. 叫作浮山. (現在山西浮山縣)且說洪水既然暫退. 帝堯和群臣商議道. 此山無糧. 再住勢將餓斃. 不如趁此往岳陽去罷. 諸臣皆以為然. 然而往北是逆水. 舟行不便. 只能先往東行. 到了一座山中登岸. 先獵些禽鳥充飢. 然後再翻過兩山. 才到岳陽. (兩山均在浮山縣. 後人就叫他南北兩堯山. 都以堯經過得名)大眾至此. 都飢疲極了. 幸而到了岳陽之後. 那些人民. 竭誠歡迎. 掃除房屋. 供給飲食. 貢獻器具. 無不齊備. 便是那群臣家屬. 和隨同避難的百姓. 亦各得其所. 大家在此休息數日. 方才起身. 後世因此將這個地方. 亦叫作堯都. (現在西岳陽縣東北九十里有唐城.)且說帝堯率領群臣百姓. 由岳陽動身. 徑向新都而來. 一路憂念洪水. 其心如焚. 有一日. 忽見路旁一個老者. 手拿一張圖畫. 口中連連喊道. 諸山洪水.遇到了這個. 就會止了. 大家可要看看. 帝堯等聽了. 無不詫異. 不知道他畫的究竟是什麼. 帝堯便命從人叫那老者來. 問道. 老父. 汝說什麼. 汝這張圖畫. 能彀止洪水麽. 老人也不言語. 就將那圖畫獻給帝堯. 帝堯展開一看. 只看上面畫着許多山. 洪水滾滾流下. 山下畫着許多蔓生的草兒. 莖高二尺光景. 葉橢圓互生. 有花深黃如菊. 列為頭狀花序. 亦有些是赤花的. 又有些是白花的. 又有些形如爵弁的. 洪水到此草旁邊. 就沒有了. 帝堯不認識的草. 便問大司農. 大司農道. 這個是舜草. 白花的又叫作葍. 赤花的又叫作蕡茅. 爵頭色的又叫作莌. 土名叫作旋覆花. 帝堯就問那老人道. 舜草可以禦洪水麽. 那老者點點頭. 帝堯道. 現在洪水滔天. 四野之中. 舜草到處都有. 何以不能抵禦呢. 老人道. 那個都不是真正的舜草. 果然是真的舜草出現. 洪水早已止了. 帝堯聽了. 更詫異. 再問道. 舜草有真假麽. 真的舜草. 是怎樣的. 出在什麽地方. 老人道. 我也不知此刻他在什麼地方. 大約總在四海之中. 請帝自己去尋罷. 帝堯道. 汝叫什麼名字. 是什麼地方人. 到此地來做什麼事情. 老人道. 我姓伊. 名獻. 揚州東海邊人. 到此地來. 專為獻圖與帝. 帝堯聽了這話. 實在不能相信. 疑心他是有神經病的人. 便說道. 感謝汝的盛意. 朕知道了. 說着將圖還了那老人. 那老人接了圖. 仰天大笑. 口中又連連說道. 還不覺悟. 還不覺悟. 莫非數也. 隨即舞蹈而去. 眾人看了. 益發疑心他是有心疾的人. 不去注意他. 一路無語來到新都. 過了幾月. 各處的奏報都來了. 綜計起來. 大約沒有一處不受水災. 遠而荆揚梁. 近而青兗徐豫. 都是如此. 冀雍二州. 那更不必說了. 古書上有幾句記這洪水的情形. 叫作江淮流通. 無有平原高阜. 盡在水中. 民皆登木而棲. 懸釡而爨. 又有一句. 叫作浩浩懷山襄陵照這句看起來. 真是空前的大災了. 當時的百姓. 不知犠牲了多少了.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