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遷於城陽

且說帝堯分封群臣之後. 過了幾日. 又想舉行那個禪讓大典. 太尉舜又竭力固辭. 就是臣下亦都向帝堯勸諫. 說道. 現在舜已攝政多年. 一切事權. 已與天子無異. 何必再爭此虛名. 假使一定要禪位與他. 在臣等. 固然知道. 是聖天子謙恭之度. 但是到了後世. 讀史的人看見上古之世. 有一個臣子. 忽變為人君. 人君忽降為臣子的事跡. 他以小人之腹推測起來. 必定疑心到舜有什麼篡竊之心. 帝有什麼逼迫之辱. 都是說不定的. 豈不是好事反成惡事麽. 還有一層. 就使帝一定要禪舜. 亦儘可等到萬歲之後. 假使舜果然天與人歸. 那末天下當然是他的. 假使現在就禪位與他. 恐怕後世要發生兩樣流弊. 一項是輕率庸妄的君主. 貪禪讓的的美名. 不管臣子的才德如何. 隨便拿君位來禪讓. 國家人民. 不但不受其福. 反因而大亂. 此一層是要防到的. 還有一層. 是權姦兇悖的臣子. 要想篡奪天下. 硬逼君主禪位給他. 而表面上反說是君主自己情願的.這樣看來. 豈不是又將好事變成惡例麽. 所以臣等的意見. 帝現在萬萬不可禪位. 叫舜攝政就是了. 假使帝萬歲之後. 那末且再看天意. 且再看人心. 未知帝意如何. 帝堯給他們這樣一說. 到也無可再說. 只好將這禪位之心打消. 但是他那個捨去天下之心. 終是耿耿不釋. 後來忽然想到一法道. 哦. 是了. 我在這裏. 舜雖則攝政. 但是一切政事. 仍舊要來禀命. 出去對臣民發佈. 還是說我的意思. 這個固然是他的恭敬. 然而我太麻煩了. 而且未免掠美了. 不如走開了罷. 主意打定. 恰好次日. 舜與禹同來見帝. 舜為的是改組官職之事. 禹為的是奉命出巡之事. 明日就要動身. 所以特來請訓. 帝堯道. 朕少時受封於陶.立國雖不久. 但那邊的風土人情. 到此刻獨覺戀戀. 吾母當時. 亦極歡喜住在那邊. 從前天下未平. 朕不敢作逸樂之想. 現在幸而大功告成. 朕付託業已得人. 打算趁此耄年. 再到那邊去遊玩幾年. 汝此次各處巡行. 倘到那邊. 可為朕顧地. 築一所遊宮. 以為朕休息之地. 不過有兩項要注意. 第一. 不可傷財. 愈儉愈妙. 第二. 不可擾民. 萬一那邊人民稠密. 土地開闢. 沒有相當隙地. 就使遠離一點亦不妨. 禹聽了稽首而退. 次日. 依舊帶了真窺. 橫革. 之交. 國哀. 及大章. 豎亥等動身. 周行天下. 考察一轉. 到徐州的時候. 更替帝堯在城陽地方. 築了一座遊宮. 房屋不多. 且不華美. 不高大. 不過在旁邊闢了一個花園. 養些花木蟲魚禽獸. 以為遊觀之用. 如此而已. 築好之後. 歸朝復命. 先將選伯分山兩大事奏過了. 然後又將作遊宮於陶之事. 說了一遍. 帝堯大喜. 過了殘冬. 這年正是帝堯在位九十載的春天. 帝堯率領群臣到泰山上. 行了一封禪之禮. 封的是泰山. 禪的是云云. 與帝譽一樣. 天子的責任. 至此總算告終. 然後將政事一切. 盡行交付與舜. 自己帶了幾個家人. 一徑向陶地而來. 到了禹作的遊宮. 只見那建築. 樸而不俗. 簡而不陋. 非常滿意. 從此就一徑住下. 不再回平陽.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