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為司徒舉八元八凱

一日. 帝堯忽有命令. 叫舜將二女帶了. 即刻入都. 將授以官職. 舜本來要想辭謝. 陳請終養. 繼而一想. 為國為民. 本是向來的志願. 豈可專一的顧家. 又想連父母都迎養而去. 後來一想. 父母兄弟屢屢謀害. 萬一性命不保. 豈不是陷父母於不義. 還不如趁此離開了罷. 譬如從前. 在各處苦. 一二年歸覲一次. 亦試得. 想罷之後. 就拜受帝命. 一面禀知父母. 一面預備動身. 象因屢次想謀殺舜不成. 正在氣忿. 思想別法. 現在忽聽得舜要出去做大官. 而且二嫂都要帶去. 從此殺兄奪嫂之志願. 永遠不能再償. 并且與二嫂見面親近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一氣非同小可. 然而亦無可如何. 只得聽他們自去. 過了幾日舜到了太原. 覲見帝堯. 帝堯向舜說道. 大司徒勤勞民事. 歷有多年. 現有疾病. 醫者勸其靜養. 所以朕特飭汝前來代他的職位. 汝如有嘉謀. 儘可設施. 不可因係庖代性質. 奉行故事. 舜稽首受命. 過了兩日. 舜向堯奉道. 臣的意思. 為治之道. 得人為先. 所以臣任教化之事. 擬舉幾個賢人. 以供襄助. 未知帝意何如. 帝堯道. 汝言極是. 果有賢才. 不妨盡量保舉. 朕當一一任用. 舜道. 臣伏見帝之胞弟. 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貍八個. 都是逸群之材. 可以當敷教化之任. 請帝任用. 帝堯道. 原來就是他們. 朕真疏忽了. 自從先皇考賓天之後. 庶母羲和氏. 就帶了他們在海外. 一晌未曾歸來. 所以朕尚未曾見過. 汝知道他們八個. 確有材幹. 賢能可用麽. 舜道. 他們由海外歸來. 大約有好多年了. 天下之民. 盡知道他們的賢能. 齊聲稱頌. 有八元之稱. 臣均見過. 確係可用. 帝堯道. 那末汝趕快飭人去招他們來. 朕立刻任用. 就分派在汝部下罷. 舜再拜稽首. 受命而出. 即刻派人去尋八元. 兩月之中. 陸續都到. 先來見帝堯. 帝堯道. 朕未知汝等已歸國. 失於招呼. 但是汝等既已歸國. 何以不到朕這裏來. 伯奮道. 貴賤有殊. 臣等如來見帝. 其知者以為敍兄之情. 不知者. 必以為希富貴之路. 臣等恥之. 所以不敢前來晋謁. 死罪死罪. 帝堯歎道. 汝等亦太耿介了. 現在舜舉汝等佐理敷佈教化之事. 汝等其各敬謹將事. 兄弟固屬至親. 然而國家之事. 如有乖戾. 朕不能因私恩而廢公義. 汝等慎之. 八元等受命稽首而出. 就到大司徒府中來就職. 當下舜就開了一個會議. 商量敷佈教化之事.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