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步笑百步 

      梁惠王為掠奪別國的財富,常常把百姓驅上戰場。一天,他問孟子:「我對於國家,總算盡心了吧!河內荒年的時候,我就把河內的人民移到河東去,把河東的糧食調到河內來。河東荒年的時候也是這樣。我看鄰國的君王還沒有像我這樣盡心地愛護百姓,可是,鄰國的百姓並未減少,我的百姓也未加多,這是什麼緣故呢?」 

      孟子回答說:「君王喜歡打仗,我就拿打仗來作比喻吧:打仗的雙方,在戰鼓一響,兵器一接觸以後,一方敗了,就丟掉兵器逃命。假如有的逃了一百步不跑了,有的則逃了五十步不跑了。這時候,這個逃了五十步的人就嘲笑那個逃了一百步的人,說他膽小怕死,你看對不對呢?」 

      梁惠王說:「當然不對,那人只不過沒有逃到一百步,但也同樣是逃跑呀!」孟子說:「大王既然知道這個道理,怎麼能希望你的百姓比鄰國多呢?」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孟子‧梁惠王上》

 【今解】 

      孟子的比喻,很有意思。逃五十步和逃一百步在數字上雖然不同,但在本質上卻是一樣的¾¾都是逃跑。梁惠王表面上給了老百姓一點小恩小惠,但本質上卻是殘害人民的,和鄰國的暴君沒有什麼分別。 

      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還必須深入事情的真相。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