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降二女於溈汭

時光迅速. 吉期漸近. 照六禮所定. 舜應該親迎的但帝堯體恤舜是個寒士. 變通辦法. 在溈汭所造的幾所大屋之中. 指定一所. 命舜居住. 又指定一所. 作為二女之居. 親迎的時候. 舜只要就近親迎. 那末費用極省. 而亦不至於廢禮. 所以舜不必來. 而帝堯倒要送女過去. 但是帝堯並不親送. 命大司徒代送. 九個兒子. 亦隨同而去. 籛鏗是媒人. 當然同行. 其餘大小官員. 又派遣了多人. 說到虍處. 在下要代帝堯聲明一句. 嫁女是私事. 百官是為國家辦事的人. 叫為國家辦事之人. 去替皇帝辦私事. 未免與後世專制君主的作威作福相似了. 帝堯號為千古第一聖看. 何至於公私不分如此. 其不知帝堯這次的嫁女. 是為天下而嫁的. 他因為要將天下讓給舜. 所以將二女嫁他. 叫九男去養他. 叫百官都去事他. 這正是公事. 不是私事. 大家不可不知. 閒話不提. 到了二女下嫁的前一日. 帝堯備了兩席盛饌. 叫二女坐了首席. 正妃散宜氏. 親自與他們把盏. 席罷之後. 帝堯向二女囑咐道. 為人之道. 為妻為婦之道. 朕與汝母. 常常和汝等說過. 現在汝等將出嫁. 朕不能不再為汝等囑咐. 大凡為妻為婦之道. 總以柔順二字為最要. 男子氣性. 剛強的多. 女子氣性. 假使亦剛起來. 兩剛相遇. 其結果一定不好. 人心之不同如其面. 夫婦之間. 那裏事事都能彀同心協意呢. 到得不能同心協意之時. 為妻的總要見機退讓. 不何執拗. 一意孤行. 這是最要的. 還有一層. 汝等是天子之女. 汝壻現在是個農夫. 汝舅汝姑. 亦都是個平民. 汝等一切. 須格外謙和卑下. 格盡其道. 萬不可稍稍疏忽. 致使人家疑心汝等. 有驕貴之氣. 汝壻盛德. 天下聞名. 將來事功. 未可限量. 即使終於田畝. 汝等亦須始終敬重. 切不可稍有歎窮怨命之聲. 使丈夫聽了難受. 要知道. 天下無數失節堕行的男子. 大半都是被他妻子逼迫出來的. 汝壻素來失愛於父母. 將來汝等. 亦未必即能見愛於舅姑. 但是做人方法. 首先在自盡其道. 無論舅姑怎樣不愛. 甚或怎樣淩虐. 我總要忍耐. 順受. 盡我為婦之道. 對於小姑娣姒. 亦是如此. 總而言之. 柔順二字之外. 一個敬字而已. 汝等有過. 就是父母之恥. 切記切記. 二女聽了. 唯唯答應. 帝堯又叫了九個兒子來. 吩咐他們. 好生服事虞舜. 亦將大道理切實教訓一番. 到了次日. 二女拜辭父母. 揮淚而出. 帝堯和散宜氏等. 送至門外. 亦覺難堪. 禁不住亦灑下淚來. 正是天下黯然神傷者. 別而己矣. 且說大司徒等. 送二女動身. 一路曉行夜宿. 看看到了溈汭. 豈知那地方. 因為回避洪水之故. 高險回曲. 非常難行. 帝堯九子. 是素來不曾出過門的. 心想. 帝王之女. 什麼人家不可嫁. 偏要嫁到這種窮鄉僻壤. 而且叫我們送來. 真是難堪之事. 所以每到險處. 往往憮然長歎. 共總經過三個險阻. 歎了三回. 所以現在那個地方. 還有上中下三憮之名. 就是這個原故. 到了溈汭之後. 大司徒等. 就在帝堯所指定的房屋中住下. 靜候虞舜親迎. 按下不表. 且說虞舜那邊. 帝堯早遣人來通知. 請移住到新屋中去. 那草舍不要住了. 這時靈甫已從豫州. 將東不識尋到. 一同幫忙. 共總六個人. 秦不虛歎道. 我們八個好朋友. 現在仲華大喜. 只有我們六個在此. 續牙不知到何處去了. 伯陽道. 他是二位新人的胞叔. 應該請他來會會親. 可惜他現在不知在何處. 當下決定. 方回是媒人. 雒陶作引贊. 秦不虛代主人. 伯陽指揮一切. 靈甫. 東不識. 招待賓客. 到了吉期的清晨. 方回先到女宅招呼. 舜穿了禮服. 親自御了花車. 前面一座采亭. 亭中安着兩隻雝雝鴻雁. 徑向女宅而來. 進門升堂. 先將兩雁安放在上方. 然後朝着當中. 恭恭敬敬拜了八拜. 早有大司徒等. 前來招待. 須臾. 兩新人出來. 由引贊者招呼舜上前. 對着他們. 每人作了兩個大揖. 旋即出門. 一同登車. 舜居中執御. 娥皇在左. 女英在右. 那輛車子是個安車. 可以坐的. 因為婦人不立乘的原故. 帝堯九子等. 隨後送親. 到了家門. 舜先下車. 然後二女齊下. 雒陶上前引贊. 升降拜跪. 行了百年夫婦大禮. 送入洞房. 共牢而食. 合巹而飲. 一切禮節. 自不消說. 這裏靈甫東不識來招待帝堯九子等. 過了多時. 九子辭去. 大司徒亦回太原復命. 這樁姻事. 總算完結了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