瞽叟使舜完廪

舜到了溈汭. 率同二女. 先來見父母. 并將帝堯所贈的物件. 一總呈上. 瞽叟是一物無所見的. 都由畋首逐件報告. 那後母看了. 雖是歡喜. 然而尚有嫌少之意. 獨有象和二嫂. 久不見了. 等舜與二女回宮之後. 急忙來見. 舜殷勤招待. 並將帝都風景. 大略和他談談. 象看見帝賜的千戈七絃琴和雕弓等. 非常喜愛. 玩弄不已. 舜因為是天子所賜之物. 不便轉贈於弟. 擬照樣製了送象. 但是並不言明. 那知象歸去之後. 愈想愈眼熱. 愈想愈心焦. 既想二嫂. 又想這許多玩物. 不由得不暴躁發怒. 他母親知道他的心思. 百般勸慰. 象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不弄他到手. 我不是人. 母親道. 物件有幾種. 我明朝問他去要. 或者可以弄到手. 人是難的呢. 象道. 我不屑去問他討. 我自有方法. 弄他來. 物件要緊. 人尤要緊. 我只要將這個不孝的畜生殺死. 怕他都不是我的麽. 母親道. 你不要胡說. 殺人是要償命的. 象道. 怕什麼. 我自有方法. 叫他死而無怨. 看我的手段. 看我的本領. 說罷. 恨恨不已. 那時畋首適值在後面. 聽到這番話. 知道是為舜而發的. 次日. 湊個空閒. 告訴了二嫂. 叫他勸舜留心. 過了幾日. 却安然無事. 一日天雨. 舜到瞽叟處去問安. 瞽叟道. 我後面藏米的屋子漏了. 米多滲溼. 你須想個法子去修理. 舜應道是. 當下舜出來就叫幾個工人. 去將倉廪治好. 過了兩日. 瞽叟又向舜道. 廪上仍舊漏呢. 你前日. 叫來的幾個人. 真是太模糊了. 你去看看. 舜到廪中一看. 上面果然有一個大洞. 時值雨後. 廪中漏得堪. 舜覺得詫異. 暗想. 我前日叫來修理的幾個人. 不會如此疏忽的. 這是什麼原故呢. 瞽叟道. 明日天晴了. 你給我自己去修治. 省得那班人不用心. 舜連連答應道. 是. 當下回宮. 便將此事告訴了二女. 娥皇一聽. 便說道. 不好不好. 這個不要就是計呀. 舜道. 想來不至於如此. 女英道. 就使不是計. 我想總以防備為是. 舜道. 怎樣防備呢. 父命又不可違. 娥皇想了一回. 說道. 有了. 就叫女英道. 妹妹. 我想此事之危險. 就在上了廪後. 急切不能下來. 假使有如蓋如笠的物件. 手中拿住. 扺着了空氣. 使人慢慢地墜下. 或者不至於死傷. 女英道. 我亦這樣想. 最好如蓋一般的物件. 可以收. 可以放的. 明日上去時. 收起來. 藏在身畔. 不使人看見. 果真有急難了. 那末就撐起來跳下. 豈不是好. 娥皇道. 我二人意見既然相同. 就做罷. 當下到庭外. 斫了兩枝大竹. 細細劈開. 竹梢做幹. 竹根剖成細片. 再打過眼. 用線索穿起. 上面蒙之以布. 下面再用機括撐住. 可以伸縮. 起初做了一個. 能伸而不能縮. 甚不適用. 兩人又細細研究. 再加改良. 居然可用了. 娥皇道. 妹妹. 我們再做一個罷. 一隻袖子裏藏一個. 豈不是好. 女英道. 好是好的. 不過袖子裏藏不起. 怎樣呢. 娥皇道. 管他呢. 且做了再看. 於是兩姊妹又合力做了一個. 叫舜先在袖裏藏藏. 那知竟有點累贅. 而且看得出. 兩姊妹又商量了許久. 將柄截短些. 女英又設法. 將舜的兩袖. 拆開放大. 說道. 這個叫做鵲衣裳. 明日的工作. 可以叫做鳥工. 但願在空中. 能如鳥鵲的飛翔任意. 才好. 當下舜將兩蓋分藏兩袖之中. 居然看不出了. 娥皇道. 我看斗笠也不可少. 工人升屋. 戴斗笠以遮太陽. 本來是當然之事. 有斗笠戴在頭上. 跳下來. 或者格外平穩些. 於是又取過斗笠來. 縫補堅固. 歎了一口氣道. 人事已盡. 所不知者天命了. 時已深夜. 三人胡亂的睡了一覺. 次日黎明. 舜藏了兩蓋. 攜了斗笠. 往朝瞽叟. 問安已畢. 却不見象和後母. 瞽叟道. 今日天色已晴. 汝可去完廪了. 舜連連答應. 即忙來至後院. 只見象和後母. 都站在廪房之邊. 不知談甚麽. 舜忙過去給後母請安. 又問象道. 三弟今日起身甚早. 象道. 我記念廪中之米. 恐怕他受潮而霉. 所以和母親來看看. 舜道. 那末門窗不可以閉着. 打開來透透風. 那霉爛就可以減少了. 說着就要來開廪門. 那後母忙攔住道. 不可不可. 我我我裏面有要要緊物件. 放在那裏. 不不要開. 後母正在說時. 象早過來. 將身擋住了門. 舜見此情形. 知道今日之事. 是非常危險. 但亦不露聲色. 即說道. 父親命我完廪. 我上去罷. 梯子在那裏. 象用手指道. 在對面. 舜看見. 便過去掇了來. 一級一級的升上去. 升到一半. 已從窗檑中望見. 裏面並無米粒. 都是堆着些乾柴枯草之類. 心中益發明白. 剛爬到屋上. 忽覺脚旁有物移動. 回頭一看. 只見那梯子. 已被人移去了. 舜知道禍事已追. 不敢怠慢. 忙先爬到屋脊上. 察看四周情形. 只見面面臨空. 有一處房屋. 雖則相近. 然而距離亦有一丈左右. 料想跳不過去. 那時下面.已有畢剝之聲. 煙氣亦迷漫而出. 舜急將兩蓋取出. 攜在手中. 那時西北風大作. 東南兩面盡是煙氣. 舜既爬到西面. 望下一望. 約有二丈高. 然而顧不得了. 急將兩蓋撐起. 兩手擎住. 站將起來. 往下跳去. 但覺悠悠揚揚. 落在地上. 竟一無損傷. 慌忙丟了兩蓋. 除了斗笠. 要想來救火. 那時鄰舍居民. 都擔了水. 持了械. 來救火了. 當頭一個. 看見了舜. 便大嚷道. 都君一個人在這裏救火呢. 我們在外面. 已都看見了. 令弟竟還沒有知道. 抵死的不肯放我們進來. 幸虧令妹呼救. 令弟才肯讓開. 再遲一刻. 可不得了呀. 舜道諸位費心. 感謝感謝. 趕快替我們救一救. 那時九男百官等. 亦都率領人夫來了. 七手八脚. 一齊動手. 但是風猛火熾. 無從設法. 雖有水澆上去. 正如添油一般. 須臾之間. 房屋崩倒. 盡成灰燼. 那時象跟在後面. 看見舜依然尚在. 幫同救火. 竟像一點損傷都沒有. 心中着實奇怪. 暗想. 他莫非有遠跳的本領麽. 火息之後. 救火者紛紛散去. 象看見了舜. 假做不知的樣子. 反問舜道. 你上屋之後. 我和母親就到裏面去. 究竟這火從何而來的呢. 舜道. 我亦沒有知道. 大概不知何人遺落在那裏的罷. 說着畋首跑來. 就問道. 二哥無恙麽. 舜道多謝無恙. 父親受驚麽. 畋首道. 還好. 沒有受驚. 舜就來老父處. 問慰一回. 就告辭回去. 一路的慟哭. 暗想. 人家父母. 總是很親愛的何以我的父母. 竟要設法弄死我. 我的罪惡究竟在那裏呢. 殊不可解. 娥皇女英接着. 知道僥倖而免. 私相慶慰. 又勸慰了舜一番.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