郢書燕說

 

      有個住在楚國郢都的人,寫信給他在燕國做宰相的朋友。寫著、寫著,夜色漸黑,因蠟燭放低了,光線昏暗,他便吩咐僕人:「舉燭!」嘴裏這麼說著,無意中在信中也寫上了「舉燭」兩字。

 

     燕相閱信後,對這突兀的「舉燭」兩字百思不解。他苦心揣摩半天,忽然高興地說:「啊呀,老朋友寫信也過於含蓄了,所謂舉燭,就是為了看得明亮;要看得明亮,就一定要重用賢明的人才。」

 

      燕相把這個意思告訴了國君,國加也點頭稱是。以後燕國就十分注重選拔重用人才,國家因此大治。

 

      治則治矣,但郢人信中「舉燭」兩字絕非這個意思。現在學者們穿鑿附會,也很像「郢書燕說」一般。

 

     

      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燭者曰:「舉燭!」而誤書「舉燭」。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國受書而說之,曰:「舉燭者尚明也;尚明也者,舉賢而任之。」燕相白王,王大悅,國以治。治則治矣,非書意也。今世學者,多似此類。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今解】

 

      人們把那些穿鑿附會、曲解原意的做法,叫做「郢書燕說」。有很多人在解釋經典著作、文藝作品和歷史事實的時候,往往從政治利益和個人需要出發,或者斷章取義,歪曲事實;或者抓住一點,不及其餘;或者把今人的帽子戴到古人頭上,為某種政治目的服務。燕相曲解郢書,居然獲得了國家大治的好結果,這只是很特別的例外,在現實中,「郢書燕說」的危害性倒是很大的。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