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說:「從古至今,只是一段事,無是無非,無得無失,無生與未生,哪來這許多問?」
  
有人問夾山:「蓮花未出水時如何?」
  
夾山說:「露柱燈籠。」
  
又問:「出水後如何?」
  
夾山說:「杖頭挑日月,腳下太泥深。」


 

  香林與鵝湖、鏡清同時,他先從四川出來,參湖南報慈,後又到雲門會下,作了十八年侍者。他悟的雖晚,但隨侍十八年,終成大器。
  
雲門平常只呼:「遠侍者!」
  
香林才答,雲門便說:「那是什麼?」
  
香林那時候,也喜歡寫幾句偈語呈給雲門,但終不相契。
  
一天,香林忽然說:「我會佛法了。」
  
雲門說:「講出來啊。」
  
香林不語。這樣又住了三年。
  
後來雲門說了許多佛法奧義,多半是為了這個遠侍者。
  
香林後來歸川,初住導江水晶宮,後佳青城香林,在四川四十年,八十歲方遷化。
 
臨遠行前,辭知府宋公說:「老僧雲遊去。」通判在一旁笑道:「這老和尚瘋了不成,八十歲雲遊,去哪裏?」宋公說:「像香林這樣的高僧,來來去去總是自由無礙的。」
  
香林回禪堂後對大眾說:「老僧四十年來方打成一片。」說了這話,香林就安然長逝了。
  
雲門雖然傳人很多,卸只有香林一派最盛。
  
香林曾說:「大凡行腳,參尋知識大德,要多長一隻眼。又先須立志,我四十年,才參透這一切。」
  
有僧問:「如何是室內一盞燈?」
  
香林說:「三人證龜成鰲。」
  
又問:「如何是衲衣下事?」
  
香林說:「臘月火燒山。」
  
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
  
香林說:「久坐成勞。」


 

  有僧問巴陵:「如何是提婆宗?」
  
巴陵說:「銀碗裡盛雪。」
  
第十五祖提婆尊者,本是外道。因為見到第十四祖龍樹時,投一針於盛滿了水的缽裡,不發一言,得到了龍樹的器重。
  
楞伽經》上說:「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馬祖說:「凡有言句,是提婆宗。」
  
都是對提婆以針投缽宗風的解釋。
  
後來雲門文偃說:「馬大師的話太妙了,只是無人問究它。」
  
有個僧人便問:「什麼是提婆宗?」
  
雲門便說:「九十六種外道中,你是最劣的一種。」
  
這個僧人執著於言句,當然最下劣。
  
巴陵是雲門的法嗣,跟隨雲門座下多年,深得雲門三昧。
  
他承繼雲門時,不說多少領悟的話,只將三句上達雲門:
  
如何是通?明眼人落井。
  
如何是吹毛劍?珊瑚枝枝撐著月。
  
如何是提婆宗?銀碗裡盛雪。
  
雲門聽了很高與,說:「他日我忌辰時,不要作齋會,只要向弟子們宣示這三句話,就足夠報我的恩了。」
  
這銀碗裡盛雪等話,出語典雅,落處孤峻,雖然難懂,卻皆有出處,又使人脫離思議名相的束縛,真可謂不露鋒芒,卻有陷虎之機。可以八面受敵。
  
後來雪竇頌此公案說:
  
老新開,端的別,解道「銀碗裡盛雪」。九十六個應自知,不知卻問天邊月。提婆宗,提婆宗,赤幡之下起清風。
  
赤幡說的是提婆的事情。
  
西天議論佛法前,要先撞鐘擊鼓,然後才開始議論。
  
當時外道捷足先登,把鐘鼓都封存了起來,想借此取得霸主的地位。
  
提婆知道了佛法有難,就運起神通,登樓撞鐘。
  
外道問:「樓上撞鐘的是誰?」
  
提婆說:「天。」
  
外道又問:「天是誰?」
  
提婆說:「我。」
  
「我是誰?」
  
「你。」
  
「你是誰?」
  
「狗。」
  
「狗是誰?」
  
「你。」
  
這樣往返回答了七次,外道終於服輸,打開了鐘樓的門。
  
於是提婆從樓上拿著赤幡旗下來。
  
外道又說:「你為什麼不靠後?」
  
提婆說:「你為什麼不近前?」
  
外道又說:「你是賤人。」
  
提婆說:「你是良人。」
  
提婆以無礙辯才,折服了外道。
  
外道要斬首謝罪。提婆說:「不必了。」只是令他們削髮歸入自己的門下,於是提婆宗門大興。
  
佛法冷處冷如冰雪,細處細如米末,深處佛眼也難窺,密處天魔也不識。明白了「佛語心為宗」,不涉理路,不落言筌,即可勘破巴陵三句。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