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尚見帝舘甥於貳室

且說舜將父母弟妹. 一齊搬到溈汭地方居住之後. 房屋也寬敞了. 器具也齊備了. 飲食也豐腆了. 伺候的人也有了. 瞽叟夫婦起初也還覺稱意. 但是一看. 舜如是之顯榮. 有百官事他. 有帝的九子奉他. 有牛羊. 有倉廩. 當初. 幾次三番逐他出去. 原希望他凍餓以斃的. 不料現在倒反富貴了. 當初決定不給他定婚. 原希望他鰥居終身的. 不料他居然成家. 而且是天子的女兒. 而且有兩個. 那後母心裏. 又是妬忌. 又是惱怒. 竟有說不出的難過. 至於象的心裏. 又是不同. 轉轉念念. 總是不忘情於二嫂. 外面雖是假做親熱. 裏面恨不得將舜殺了. 奪了那二嫂來. 因此乘舜不在家的時候. 常到舜宮去與二嫂閒談. 希望施用弔膀子的手段. 娥皇女英是聰明人. 豈有看不出情形之理. 但是又不好拒絶他. 又不敢得罪他. 深恐他在父母面前. 再用讒間起來. 因此只好和他敷衍. 那知象以為二嫂是有心的. 越發覺得. 只要殺了舜之後. 二嫂就可以到手. 於是一心籌畫殺舜的方法. 苦於想不出. 舜住的房屋. 與瞽叟等所住的房屋. 非常相近. 中間只有一墻之隔. 但是無門可通. 來往須出入大門. 繞道而行. 舜每日率領二女. 往朝父母. 多者三次. 少者一次. 其餘時間. 依舊做他的農夫事業. 犂雲鋤雨. 早作夜休. 時當初夏. 二女亦采桑養蠶. 實做農家婦的勾當. 有時畋首亦來談談. 和二嫂非常莫逆. 有時象在舜宮. 舜歸來看見了. 仍舊非常和他親熱. 想用誠意去感格他. 或者招集了九子百官等臣庶. 討論政治. 或做人的道理. 希望引他到為善的路上去. 然而象的心思. 並不在此. 那裏要聽. 並且見了九子百官等. 不知如何侷促不安. 自慚形穢. 往往不到片時. 就跑去了. 如此者過了多月. 一日. 帝堯飭人來接二女歸寧. 並希望舜同去. 舜忙偕了二女. 朝見父母. 禀知此事. 舜的後母本想不答應. 又是畋首多方解釋. 方才允許. 於是舜及二女. 拜辭了父母舅姑. 逕往太原而來. 那面帝堯. 早將他宮殿帝邊的一間貳室. 收拾起來. 給舜等居住. 舜到了之後. 就在殿上延見. 群臣百僚咸在. 儀節非常隆重. 這才是兩大聖人見面的第一次. 行禮既畢. 即設饗禮. 當時群臣. 久聞舜的大名. 却未見過. 此時細細瞻仰. 但見舜. 太上員首. 龍顏. 日衡. 方庭. 大口. 面顂無毛. 果然一表非凡. 所欠缺的. 長不過六尺一寸. 比到帝堯長十尺的. 相形之下. 殊覺短小. 加以操勞憂危太過. 背項傴凹向前. 而面貌亦覺. 黧黑. 大家暗想. 這個人有這樣的大德. 負這樣的大名. 甚為可異. 饗禮既畢. 繼以燕禮. 大家開談了. 起初不過泛泛之言. 後來漸漸談到天下. 帝堯道. 朕欲使天下之民. 都來歸附. 應該用什麼方法. 舜道. 以臣所知. 有三個方法. 第一個是執一無失. 第二個是行微無怠. 第三個是忠信無倦. 能彀行這三個方法. 天下自然會來了. 夫執一如天地. 行微如日月. 忠誠盛於內. 賁於外. 形於四海天下. 其在一隅耶. 夫有何足致也. 帝堯又問道. 那末我們何事. 舜道. 應該事天. 帝堯道. 我們應該何任. 舜道. 應該任地. 帝堯道. 我們應該何務. 舜道. 應該務人. 帝堯又問道. 那末人情何如. 舜歎道. 人情甚不美. 問他做甚呢. 一個人妻子具而孝衰於親. 啫欲得而信衰於友. 爵祿盈而忠衰於君. 人之情乎. 人之情乎. 甚不美. 問他做甚. 帝堯聽他這番對答. 簡括而切要. 且多感慨. 非常滿意. 於是就送舜到貳室住下. 自己回到宮中. 二女九男. 都來覲見. 帝堯細細問訊一番. 知道舜的內行. 確係純篤. 絶無虛飾. 非常佩服. 次日. 又召見到溈汭去的百官來. 盤問一番. 知道舜的外行. 亦確係純美無疵. 尤為歎賞. 一日. 舜來見帝. 談了多時. 帝堯賜舜雕弓一張. 千戈各一件. 又賜絺衣一襲. 舜再拜受賜. 過了兩日. 舜備了饗燕. 回請帝堯. 帝堯同了大司農大司徒同去. 舜為主人. 帝堯等均為賓客. 自此之後. 帝堯又復饗舜. 舜又復饗帝. 迭為賓主. 請了好幾次. 不像個舅甥. 亦不像個君臣. 那情誼竟和朋友交際一般. 天子友匹夫. 這是後人所羨慕的. 一日. 帝堯與舜. 又在閒談. 舜問帝堯道. 天王之用心何如. 帝堯道. 吾不傲無告. 不廢窮民. 苦死者. 嘉孺子. 而哀婦人. 此吾所以用心已. 舜道. 美則美矣. 而未大也. 帝堯道. 然則何如. 舜道. 天德出而寧. 日月照而四時行. 若畫夜之有經. 雲行而雨施矣. 帝堯道. 然則膠膠擾擾乎. 子. 天之合也. 我. 人之合也. 一日. 二人又閒談. 帝堯問舜道. 從前有一年. 朕因為宗膾胥敖三國不盡臣禮. 想起兵去伐他. 後來事勢有阻碍. 未曾去伐. 但是每到南面聽政的時候. 心中總覺不能釋然. 這是什麼原故. 舜道臣的意思. 治天下總以德為先. 武力次之. 宗膾胥敖三國之君. 譬如蓬艾間的小鳥. 聽他飛翔. 無所不可. 不必因為他不臣. 心中就不釋然的. 昔者. 十日並出. 萬物皆照. 而況德之進於日者乎. 帝堯聽了. 又非常佩服. 一日. 帝堯到貳室中去訪舜. 只見舜的行囊中. 有琴一張. 帝堯問道. 汝向來善於鼓琴麽. 舜道. 但能鼓彈. 不能稱善. 帝堯取出來一看. 原來是五絃的. 就問舜道. 琴的制度. 一定是五絃的麽. 舜道. 不必一定. 少的一絃三絃. 多的七絃九絃. 均可. 臣用五絃琴. 是臣師紀后所傳授. 帝堯就叫舜彈了一曲. 次日就命樂師質. 特製了一張七絃琴賜舜. 并且說道. 汝琴五絃. 朕加二絃. 所以合於君臣之恩. 舜稽首拜謝. 自此之後. 舜在甥館. 盤桓了一個多月. 一日與娥皇女英商定. 向帝堯告辭歸去. 帝堯於是大張筵席. 為舜餞行. 又賜了無數物件. 內中有一塊寶玉. 叫作昭華之玉. 大約取昭顯重華的意思. 對於舜的父母. 亦有贈送. 舜一一拜受. 起身歸去. 九男百官. 依舊隨行.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