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州招提寺慧朗禪師,初參馬祖,祖問:「汝來何求?」曰:「求佛知見。」祖曰:「佛無知見,知見乃魔耳。汝自何來?」曰:「南嶽來。」祖曰:「汝從南嶽來,未識曹溪心要,汝速歸彼,不宜他往。」師歸石頭,便問:「如何是佛?」頭曰:「汝無佛性。」師曰:「蠢動含靈,又作麼生?」頭曰:「蠢動含靈卻有佛性。」曰:「慧朗為什麼卻無?」頭曰:「為汝不肯承當。」師於言下信入,住後凡學者至。皆曰:「去!去!汝無佛性。」其接機大約如此。


  天王道悟禪師,謁馬祖。祖曰:「識取自心,本來是佛,不屬漸次,不假修持,體自如如,萬德圓滿。」師於言下大悟。


  益州大隨法真禪師,妙齡夙悟,遍參知識次,至大溈會下數載,食不至充,臥不求暖,清苦鍊行,溈深器之。一日問曰:「闍黎在老僧此間,不曾問一轉話。」師曰:「教某甲向甚麼處下口。」溈曰:「何不道『如何是佛?』」師便作手勢掩溈口,溈歎曰:「子真得其髓。」


  福州靈雲志勤禪師,本州長谿人也。初在溈山,因見桃花悟道,有偈曰:「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溈覽偈,詰其所悟,與之符契。囑曰:「從緣悟達,永無退失,善自護持。」


  洪州新興嚴陽尊者初參趙州,問:「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曰:「放下著。」師曰:「既是一物不將來,放下個甚麼?」州曰:「放不下,擔取去。」師於言下大悟。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土塊。」曰:「如何是法?」師曰:「地動也。」曰:「如何是僧?」師曰:「喫粥喫飯。」問:「如何是新興水?」師曰:「面前江裡。」


  婺州新建禪師,不度小師。有僧問:「和尚年老,何不畜一童子侍奉?」師云:「有眼暗耳聾口啞底,為我討一個來。」


  袁州仰山慧寂通智禪師,參溈山。溈問:「汝是有主沙彌?無主沙彌?」師曰:「有主。」曰:「主在甚麼處?」師從西過東立,溈異之。師問:「如何是真佛住處?」溈曰:「以思無思之妙,反思靈燄之無窮,思盡還源,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師於言下頓悟。


  溈山示眾曰:「一切眾生,皆無佛性。」鹽官示眾曰:「一切眾山皆有佛性。」鹽官有二僧往探問,既到溈山,聞溈山舉揚,莫測其捱,若生輕慢。因一日與師言話次,乃勸曰:「師兄須是勤學佛法,不得容易。」師乃作此○相,以手拓呈了,卻拋向背後,遂展兩手就二僧索,二僧罔措。師曰:「吾兄直須勤學佛法,不得容易。」便起去。時二僧卻回鹽官,行三十里,一僧忽然有省,乃曰:「當知溈山道,一切眾生皆無佛性,信之不錯。」便回溈山。一僧更前行數里,因過水忽然有省,自歎曰:「溈山道,一切眾生皆無佛性,灼然有他恁麼道。」亦回溈山,久依法席。


boktakh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